潮汕风情 相关文章  202103期首页

纪录片《百年汕头》第一集:向海而生


 

一百六十载最早开放商埠,一千万潮籍侨胞故里,一百年设市历史,中国首批经济特区。

从被动开埠到主动开放,从边陲渔村到通商口岸,从落后城市到繁盛都会。由汕头电视台拍摄的四集城市历史纪录片《百年汕头》,全景式呈现一座城市,诞生与成长的故事,勃兴与繁荣的进程,凸显这片土地风气争先潮流逐新的独特人文精神。

从本期开始,本刊将陆续刊登《百年汕头》文稿,敬请留意。

 

向海而生

海平面从未停止过升降波动。数千年来,中国南部的海岸线时而推进,时而后缩。今天,人们所说的汕头市区发源地,是韩江的出海口。宋末元初,随着韩江泥沙不断下溢和地壳抬升,海滨一带的高地形成了渔村,其中较大的村落为厦岭。明代中后期,厦岭已是商船停泊、货物集散的港埠。

明末清初,厦岭以南,也就是今天的外马路老妈宫至崎碌一带的沙脊已连成陆地,称为“沙汕头”,这里是潮州地区的海防重地,清康熙年间,潮州府在此建立沙汕头炮台。随着厦岭港逐渐淤积,海船停泊地转移到新浮积起来的“沙汕头”。雍正年间这里被简称为“汕头”。从此,汕头开始向历史走来……

汕头市金平区厦岭社区,现在已是城市的内街里巷。唯有建于1369年,重修于民国年间的妈祖庙,还在诉说着她悠长的历史,曾经她的眼前就是万里碧波……

在华人世界,妈祖是保护人们海上平安的神,出海讨生活的人们在港口建妈祖庙祈求平安。

汕头还有一个以妈祖庙命名的海岛——妈屿。它位于汕头市东南出海口,距老市区3.6海里。全岛面积约0.29平方公里。

“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前,西方人已经在这一带有比较多的活动,包括传教士的活动,一开始他们先到汕头外面的妈屿。”中山大学党委书记历史系教授陈春声说。

“开始这种非体制化的贸易,通常是以海岛作为交易平台,妈屿、鹿屿都成为中外商船贸易重要地点。”汕头大学潮汕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陈景熙说。

十六世纪开始,处于资本主义扩张时期的西方国家,急需市场、原料与劳动力。鸦片,成为他们打开中国大门罪恶的利器。1839年,林则徐在广州禁烟,西方鸦片贩子原先利用鸦片趸船在南澳岛洋面上的交易被迫转移到了双岛。而与鸦片贸易相随而至的是更为罪恶的苦力贸易。中山大学历史学博士陈嘉顺说:“西方的船有两种,一种是运载鸦片,还有把这边的劳力就是苦力,就是‘卖猪仔’,很多华工通过妈屿中转,然后运出去。”中山大学党委书记历史系教授陈春声则认为:“十六世纪开始,资本主义在全球发展,环中国海周边的地方,西方殖民者已建立了一系列的殖民地,也是对华重要的贸易据点。在这个新发展起来的贸易体系里面,韩江流域仍有它非常重要的地位。”

韩江,中国东南沿海最重要的河流之一。它的流域范围涉及广东、福建、江西3省22市县,流域面积30112平方千米,最后经汕头注入南海。

唐宋以来,韩江流域就有海上贸易的传统。明代开始,韩江流域是中国商品货币关系最发达的地方之一。

嘉庆年间,红头船的海上贸易从河道日渐淤塞的樟林港转移到汕头港。此时的汕头港, 港湾平静适合船舶停靠。作为韩江、练江、榕江三江出海口,港口经河道可直达潮汕、兴梅、闽西、赣南等广阔腹地。

“1853年,粤海关总督、两广总督认识到汕头的重要地位,在汕头设立了潮州粤海新关,这个新关的成立标志着汕头成为潮汕地区海上贸易中心。” 汕头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特约研究员周修东说。

建于清嘉庆年间,建于海岸边的老妈宫和关帝庙,随着汕头港口优势明显人气渐旺而出现了临海集市。人们建起了柴火、米粮、修船等行当,形成了行街、顺昌街等相对稳定、集中的商贸区。

出版于1860年《旅华十二年》一书,记载了作者英国人约翰·斯佳兹从十九世纪中期在中国十二年的旅行见闻,1856年他来到了汕头,他在书中这样描述他所见到的汕头:“汕头在中国是个新地方。几年前,它只是一个有堡垒的小渔村……1856年初,我发现它逐渐发展成为一个贸易场所,两岸涌现出新的建筑,又有地被开垦,有一百多艘大船停泊在那里。虽然它不是合法的贸易港,但外国人的企业,加上中国人的商业倾向,贸易兴旺发达”。

1858年11月18日,恩格斯在《俄国在远东的成功》一文中评述:由于开放五个通商口岸,使广州的一部分贸易转移到了上海。其他的口岸差不多都没有进行什么贸易,而汕头这个唯一有一点商业意义的口岸,又不属于那五个开放口岸……

韩山师范学院历史文化学院院长陈海忠说:“在1860年以前,汕头已经有大量的海外贸易,只不过它没有被批准 。”

1860年,对于汕头来说,意味着什么?    

1840年到1842年,由英国发动的第一次鸦片战争,使西方列强相继侵入中国。清王朝固守的海洋之门,最终被入侵者的坚船利炮轰然打开……

1858年,英法在俄美支持下联合发动了第二次鸦片战争。孱弱的清政府再次战败,被迫与西方列强签订《天津条约》,侵略者在华特权进一步扩大,根据《条约》一系列口岸被迫对英、法、俄、美开放,其中就包括了汕头。

韩山师范学院教授黄挺说:“当时外国的情报中就是指在潮州的澄海县汕头这个地方 是一个不错的可以做贸易的港口。”

1860年1月1日,汕头正式开埠,设立潮州新关,后称潮海关。美国驻华公使之弟华为士(William Wallace Ward)被任命为潮海关第一任税务司。这是继上海、广州之后第三个由外籍税务司控制下的新关。

汕头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特约研究员周修东说:“洋人进出口的税收就由新成立的潮州新关,也叫潮海关进行征税。”

潮海关的设立,标志着汕头正式开埠。汕头,和中国其他被迫开放的通商口岸一样,在受压迫、受剥削、受掠夺的屈辱中,迈进了新的历史发展进程……

汕头市区海滨路倚内海湾而建,尽显城市滨海风光。

这座面向海滨路的建筑,显然与周围的环境风格迥异。这是1921年落成的潮海关办公楼,现为汕头海关关史陈列馆。百年来,它朝向大海,默默注视着汕头港湾的变迁……

这里的海面,曾是红头船的天下,樯桅如林,风帆如织。

1862年,英国汽船率先进入汕头港。在东亚贸易圈这条富裕的航线上,西方列强想通过汕头这个重要站点分一杯羹。各国汽船冒出的烟雾,在看似平静的港湾,渐次飘散开来。

汕头德志苑前的这带街区,人们习惯称为“德记前”,这个已经在地图上消失的老地名,它的诞生,始于开埠初年的一场争地风波。

1861年,美国商行德记洋行的大班吧叻咧,派遣洋行翻译福建人陈玉嘉在汕头近海处买地。凭借长期在汕头经商拥有熟稔的人际关系,陈玉嘉很快就在南社新市街口处买下一片滩涂地。

然而事情并不顺利。德记在这里填海修建房屋码头,不仅受到本地人李阿盘破坏,德国广孚洋行的中国雇员郭阿伦也带人阻止德记填地,他们都认为自己拥有这片滩涂的产权。

德记洋行求助于美国领事馆。广孚洋行则求助于邦交国——英国领事馆。

出面干预争地一事的美国领事馆,甚至动用了军力,逼迫清朝官员尽快裁决。    

“解决这件事出动了两广总督瑞麟,所以两广总督瑞麟决定在广州会审,对当时的德记洋行和广孚洋行的地契进行验证。”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青年学术委员会委员许壁锋说。

1866年,联合会审查明并认定滩涂地属于德记产权,而广孚行已经修成的新码头列为公众码头。两家洋行都表示认同,此事得以了结。很快,德记洋行在这里继续修建码头,德记前的名字由此而来。

“当时华洋商行之间的利益争夺是非常激烈的,当时确认洋行在当地的产权之后,也鼓励更多的洋行围海造地,建造更多的码头,这对汕头近代化而言,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许壁锋补充说。

港口建设日趋成熟,轮船身影越来越多,一个属于轮船的蒸汽时代来临了……

1862年起,德记、怡和、太古、和昌几家洋行首先争夺的是汕头港最主要的外洋航线——从新加坡、泰国、经香港到汕头。

“近代的汕头是整个东亚地区经济网络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节点,其中一个重要的表现之一就是汕头口岸每天都有非常重要的外洋航线,外洋的轮船都要经过汕头港。”韩山师范学院历史文化学院院长陈海忠说。

十九世纪七八十年代,竞争进入白热化,共有60艘轮船从事这项运输,每月驶离本港有18-21艘。激烈的竞争使船费下降到几乎无法盈利的地步。1885年,汕头到南洋的票价一度下降到1.5美元一张。

从汕头港到上海、牛庄这些中国港口之间的北港货运,在1872年11月30日这天,发生了一件在中国历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事情。

刚由李鸿章在上海创办不久轮船招商局第一艘船“伊敦”轮悬挂双鱼旗,装载货物,从上海驶往汕头。这是中国商船第一次行驶南洋航线,也是中国轮船首次在中国近海航行,宣告了中国近代航运业的开端。

招商局经营从牛庄至汕头间北方豆饼和南方红糖的贸易航线,行情不错。1873年,招商局在汕头设立办事处,1899年改为招商局汕头分局。受外国轮船公司的挤压,汕头港的招商局码头却迟迟未能建成。

“光绪十三年(1887年),张之洞到广东各属海口巡视的时候途经汕头。他所坐的兵甲船来到汕头的时候,没有官商码头可以停靠,他是停泊在汕头港内,看到汕头港口兴旺发达,但码头基本上都是洋人的。作为官方的招商局到了汕头也没地方可以停靠,他觉得大失脸面。” 汕头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特约研究员周修东说。

历经多年,1892年招商局才在沿岸滩涂地填海修建了码头。

1816年创办于英国利物浦的太古洋行,以经营船舶运输为主。1861年开始与中国进行贸易。今天的太古仍是一家植根于亚洲的跨国公司。

1872年,太古轮船公司在汕头设立分支机构。很快,太古的船只和吨位成为了汕头港在华外国轮船公司的首位。

为转移风险,太古很早就做起了将运载量按航次包租给华商的生意。在潮安来汕头埠闯荡的林月波眼里:风险,意味着利润。

1890年林月波与太古签订了一个无限期合约,成为太古所经营的汕头至南洋航线客货运唯一代理商,商号太古南记。南记行在林氏的经营下业务一路高歌,在汕头埠积累了巨额财富。

“从每天经过汕头的这些外洋航线,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个港口是非常繁忙的,它的背后是巨额的人口的流动,当然就是商品的流动以及资金的流动。”韩山师范学院历史文化学院院长陈海忠说。

位于老市区至平路和永平路交会处的这栋洋房,曾被誉为“汕头市最高层和最坚固的工字钢结构建筑”,它的真正身份,是太古南记的办公楼。

而汕头潮阳区的另一座百年老建筑,也在诉说着汕头埠的另一段财富传奇。

潮阳西园,不少名人雅士无不被其景致所折服,并留下题咏。丘逢甲曾有诗云:“叠石为山山上台,池亭窈窕画图开。江山漫说潮阳好,只为西园也合来”。始建于1898年的西园,直到1909年竣工,耗巨资白银38万两。白银38万两,相当于今天数以千万计的人民币,这财富的背后,隐匿着一位怎样富有的主人?

十九世纪八十年代,一穷二白的萧鸣琴凭借胆识和木工手艺,从潮阳到汕头埠寻找机会,在给洋人修建房屋时因诚实守信受到洋人的赞赏,后受雇于汕头怡和洋行。

怡和,洋行之王。十九世纪英国在远东最大的财团之一,涉足商贸、航运、仓储、工业诸多领域,至今仍是世界五百强企业。

1861年,当怡和洋行派出的代理人在甲板上望着前方的汕头港时,他的内心是欣喜而热烈的。他期待着用满船的洋货,换回满仓的白银。

然而,人生地不熟,谁能帮他们实现愿望呢?萧鸣琴充当了洋行与本地沟通的角色。

这是清末潮汕人的装束,衣服布料为农村土织布机织的土布,百姓习惯夏葛冬裘,洋布销量极小。

1864年,洋布进口只有42448匹,值208058两银元。但到了1882年,洋布进口已上升423229匹,价值821772两银元。这其实,就有包括萧鸣琴在内的一群本地商人,凭借着对本地市场的了解和掌握,为洋布销售打开了市场。

“西方商人进来之后,他带来了西方近代工业的产品进到潮汕市场来,这一点和在中国其他地方的影响是比较一致的,基本上是抑制和打击的本地手工业的转型升级。”韩山师范学院历史文化学院院长陈海忠说。

除了洋布,棉纱、金属及金属制品、煤、煤油、面粉、火柴、肥皂等洋货通过汕头口岸转河运,经韩江、练江、榕江直达潮汕、兴梅、闽西、赣南等广阔腹地。

“像这样刻有怡和洋行字样的石碑共有两块,一块在棉安街,一块在万安街,而这个片区也被称为怡和栈内,这里也就是怡和洋行当年的仓库。”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青委会委员许壁峰说。

曾经,这些栈房存放着远道而来的货物洋药、棉纱、洋布、毛织品、金属制品、煤、煤油、面粉、大米、火柴等,也存放着蔗糖、神纸、夏布、土布、陶瓷器、潮汕水果、潮汕蔬菜、茶叶、烟丝等即将从这里启航的货物。

历史的细节总是让人浮想联翩……

码头工人从栈房搬运货物往船舱,行走间麻袋里漏出的细小颗粒,吸引了附近玩耍的孩子们,舌尖碰触的是甜蜜的味道——糖。

清末,作为广东省糖业中心的潮州地区,出产的蔗糖主要从汕头港出口,潮糖几乎行销全国所有市场,并远销东南亚及英国等地。

“西方人进来之后,第一是给本地土货的出口,提供了一个更大的销路,更大的市场范围,这一点纯粹从经济学上看是有利于地方经济进一步的发展。”韩山师范学院历史文化学院院长陈海忠说。

1879年创办的汕头豆饼榨油厂,成为了汕头最早的民族工业。

1880年,怡和在礐石投建香港火车糖局汕头分厂,引进机械设备制糖,寄望机械产出物美价廉的白糖,在与本地土法制糖产出的土糖竞争中胜出,最终赢取市场。然而,汕头腹地制糖原料价格居高不下,本地糖业势力又干扰抵制。1886年,开设在汕头的现代化制糖厂被迫关闭。

工厂化机械制糖宣告失败,但开埠后洋商带来的先进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却诱导着本地民族工业的萌芽,促使一个新的社会阶层诞生。

萧鸣琴在积累了一定资金和经验后,看准内河航线蕴藏的商机,经营起用小火轮载客往返汕头潮阳揭阳的汕潮揭轮船公司;接着又涉足民族工业,陆续开办汕头揭阳营造厂、船务行、华资卷烟厂、榨油厂等,转身成为了潮汕地区早期的民族资本家。

“萧鸣琴是汕头近代历史上非常著名的商人,他不仅在商业上有成就,同时也为汕头新城区的建设,汕头市政的建设做出很大的贡献。” 韩山师范学院历史文化学院院长陈海忠说。

1905年,南洋华侨陈斌秋从南洋带来了一套全新的技术,在汕头迴澜桥边开设一家全新的企业。

“中国第一家罐头行业美香罐头有限公司,他们的罐头品种有几十种,除了水果还有蔬菜还有特色的罐头,比如猪脚,这种吃法也是东南亚没有的。做这些家乡味道的罐头,很快在东南亚占领了市场。”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出版办公室主任曾旭波说。

早年,陈斌秋在马来西亚一家种植园打工,老板见他勤快就把如何加工水果的工艺教给他。开办罐头厂的同时,具有现代商业意识的陈斌秋随即在汕头的《岭东日报》刊登广告:“中国惟一,美香罐头有限公司制造所住潮州汕头廻澜桥内”。

随着美香罐头有限公司的成功经营,振球、和和、通商、同化、五和等罐头企业相继在汕头埠出现。

1921-1931年间,是汕头罐头工业最鼎盛时期。七家罐头企业常年工人近500人,市情旺盛时,从业人员可达上千人。汕头的罐头业成为全国沿海同业之冠。      

迴澜桥边,罐头企业满载果蔬的货船从韩江上游而来,停靠在这儿装卸货物,一派繁忙景象。但从二十世纪初年开始,这里的河道日渐淤塞,严重影响民生。

“在枯水期,由梅州等客家地区下来的货物到了潮州府城就没有办法再往下走,这是一个巨大的经济空间,当时有修建潮汕铁路的提法,就是我们修一条铁路,上游的货物到了府城可以换铁路到汕头口岸。投资方测算之后觉得是有利可图的,加上府城和汕头口岸之间人流的往来,客流上做也是值得做的。”韩山师范学院历史文化学院院长陈海忠说。

1906年,由南洋侨商、广东梅县人张榕轩、张耀轩兄弟集资兴建,沟通汕头与潮梅腹地之间生命线的潮汕地区第一条铁路——潮汕铁路全线通车。

作为西方工业革命时代的伟大创举,铁路的汽笛打破了乡村的宁静。西方工业化浪潮如同一往直前的火车,以汕头为起点奔向潮汕大地。

萧鸣琴、林月波,陈斌秋、张榕轩、张耀轩兄弟……这些早期与外国先进生产力直接接触者,在充满机遇和挑战的汕头埠追逐着财富梦想,不经意间也改变着这片土地的基因——开放、理性、科学、重契约、讲效率,这些改变中国的现代精神,开始在这里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上世纪三十年代,汕头市区拥有制糖、罐头、碾米、榨油、酿酒、烟草加工、调味料、陶瓷、针织 、织布、机械修理、造船等43个行业。产品行销潮梅各地,部分销往江西、福建、上海,香港并出口东南亚。

工商业的繁荣促进了金融业的高速发展。汕头,既是南洋侨汇的入口和集散地,也是潮梅内地资金经过香港或上海与世界市场发生联系的中介地。

1933年,汕头有汇兑庄62家,银业庄147家,收找庄130家。此外,还有数量众多的侨批局、典当行及各大保险公司在汕设立的分支机构,以及山西钱庄、银行等等。汕头俨然已成长为韩江流域经济区的金融中心。

百业兴旺的汕头,在1933年10月,成为了中国航空公司开通的上海至广州航线中的沿线站点。

这条简称沪粤线的航线,标志着中国民航历史的开端。沪粤线每周飞行两次,沿海岸线自上海经温州、福州、厦门、汕头至广州,全长1700公里。

“全线的飞行时间大概要24小时,最多可以载9个人,当时三十年代能有这样的航线全国才三条。水陆机场就在现在老市区安平路尾出海口,海面上就停泊一首驳船,上面有建造休息室,上面也可以加油,还有一艘小型的交通艇,可以接驳旅客上船坐飞机。”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出版办公室主任曾旭波说。

沪粤线汕头前往上海票价200银元,折合成现在的价格,大概为一万元以上。

谁付得起这么昂贵的票价?或许,在这条中国东南沿海最重要的贸易线上做生意的富商们,才是这条航线最主要的客户。

海港码头,呈现的是这般景象:堤岸上,货物堆积如山,海面上,商船万国旗帜飘扬。    

1933年,汕头港吞吐量达675万吨,仅次于上海港、广州港,位居全国第三位。市区总人口已达19万人,各类大小商号三千多家,商业之盛于全国中居第7位。

曾经的小渔村,业已成为中国重要的港口城市。

“汕头这座城市,作为一个地域性的经济中心、商业中心、外贸中心,成长的过程同时也是整个韩江流域近代化的过程。”中山大学党委书记历史系教授陈春声说。

今天的这一带,被一所景致优美,人文气息浓厚的公园所取代。公园西南边的海岸线与一百多年前保持一致。人们仍可在这里寻找昔日汕头埠繁华的足迹。

内海湾,依然环绕着整个汕头城区。这片蔚蓝的大海,在奔涌中将继续激荡新的故事。(待续)

(撰稿:黄圆圆 黄汉东  编导:黄晓雄)

(部分图片出自陈传忠编的《汕头旧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