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乡春动 相关文章  202011期首页

姚璇秋:“太突然、太高兴、太幸福!”
陈文惠


 

1012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考察广东,在潮州古城提到潮剧和姚璇秋。13日晚,记者连线广州采访姚璇秋,她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和激动,连连说“太突然、太高兴、太幸福!”

勉励学生要坚守潮剧岗位为潮剧作贡献

今年86岁的姚璇秋在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与儿子、儿媳、孙女要去饭店吃饭,她连续用了“太突然、太高兴、太幸福”三个词来形容此刻的心情。

姚璇秋是新中国成立后在党培养下成长的新一代潮剧演员的杰出代表,她独特的艺术风格和深厚的艺术功底享誉海内外,艺术成就卓著,硕果累累。现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潮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主演的潮剧有《扫窗会》《苏六娘》《荔镜记》《续荔镜记》《辞郎洲》《革命母亲李梨英》《梅亭雪》《万山红》《江姐》《春草闯堂》等剧目并成为潮剧经典,塑造了一系列不同性格的舞台人物形象。姚璇秋唱功深厚,除了天赋的好嗓子,又得名师指导,演唱艺术自然优美,声情融贯,有丰富的表现力。她在实践中形成的个人演唱风格,对潮剧演唱艺术有深刻的影响。2008年被国家文化部确定为潮剧代表性传承人,2010年荣获广东省首届文艺终身成就奖,至今,姚璇秋仍然为潮剧艺术的传承作出贡献。

“很多人打电话来,广东潮剧院的领导、潮剧界的老朋友、学生、好朋友还有热心潮剧的戏迷,都给我打了电话,发来视频,我告诉我的学生,要甘于寂寞,在潮剧的岗位刻苦努力用功,我们的潮剧一定会迎来大发展!”姚璇秋老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激动地说。

对潮剧艺术推广传承不遗余力

姚璇秋从艺至今已经超过70周年,她在潮剧舞台上,塑造了十几个古代和现代的不同年龄、不同身份的妇女形象,备受观众喜爱。姚璇秋说:“我一共演过两部潮剧电影,一部是《苏六娘》,一部是《荔镜记》。”

《荔镜记》也叫《陈三五娘》,剧情讲述福建泉州人陈三,元宵之夜来到潮州,碰到赏灯的黄五娘,两人相互倾心,奈何五娘已经被父母许配给府城的林大,陈三为了接近五娘,甘愿卖身为奴进入黄家,五娘为了婚姻自主,最终与陈三及婢女益春一起奔往泉州。姚璇秋说,《荔镜记》的故事背景发生在潮州古城,1961年拍成电影之后,流传于海内外。“一直到现在,潮州古城还保留着元宵夜闹花灯的习俗”。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潮剧演员,我感觉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姚璇秋告诉记者,平时她还经常出席一些戏剧界的活动,对于潮剧艺术的推广和传承一直不遗余力。她说,我们一定会把潮剧这门传统艺术好好传承下去并发扬光大。

相关链接:

姚璇秋的艺术人生

姚璇秋从艺几十年来,在舞台上塑造了很多不同年龄、不同身份的妇女形象,其中有潮汕民间女子苏六娘、民族女英雄陈璧娘、女革命者江姐等等,这些角色身份不同、地位不同、年代不同、性格不同,姚璇秋紧紧抓住人物形象的特点,倾情演绎,在舞台上呈现的人物形象千人千面,各有所异。

姚璇秋入门学的是青衣,她的首本好戏《扫窗会》饰演的角色王金真就属于青衣行当。在这个戏里,姚璇秋塑造了一个秋夜寻夫的古代妇人王金真。戏里,王金真沦落相府为佣,其夫高文举却被强招为相府乘龙佳婿,为了寻找丈夫,在一个秋夜,王金真借扫窗名义靠近丈夫的书房。黑夜里,一路上有秋虫鸣叫,秋风拂树,一声一响,一举一动都对王金真产生影响。姚璇秋用细腻的做工来诠释王金真的各种心情。在这个戏里,王金真身着潮剧传统乌衫,手执扫把,边扫边寻,一路愁绪万端,凄楚而来。《扫窗会》一剧,戏曲界的名家多有观摩,历来备受称赞,昆曲名家张传芳对姚璇秋的台步和青衣矮步大加称赞,而京剧表演艺术家梅兰芳则对姚璇秋的唱腔比较欣赏,认为姚璇秋行腔声情并茂。在《扫窗会》中有一段“曾把菱花来照”的唱段,这是潮剧传统曲牌体的唱腔,姚璇秋以情入曲,以曲传情,唱来委婉、深情、细腻,历来备受称道,现在已经成为潮剧经典唱段。在姚璇秋演出的诸多剧目之中,青衣戏其实并不多,但是单凭《扫窗会》的王金真一角,无论做工或者唱功,都奠定了姚璇秋作为潮剧青衣名旦的地位。

除了青衣,姚璇秋的闺门旦也非常出彩,她扮演的苏六娘、黄五娘这两个扬名海内外的角色就是闺门旦。但姚璇秋不是一味地照搬舞台闺门旦的程式,而是结合不同人物的身份来诠释人物形象,比如同属闺门旦,苏六娘是普通潮汕百姓女子,无论着装、扮相、言行举止都是小家碧玉,而黄五娘则是家庭富有、具有一定社会地位的潮州城西员外黄九郎的千金,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因此元宵夜难得的一次外出观灯,她在欣喜之余还略显矜持娇贵。明白角色身份的不同,姚璇秋演绎起来自然形象各异。

姚璇秋表演技术的卓越,还在于不拘泥程式,她在潮剧《辞郎洲》之中扮演的陈璧娘,则完全突破了行当的表演程式。在《辞郎洲》中,姚璇秋结合陈璧娘在剧情中的不同身份,一共糅合了闺门旦、青衣、武旦等几种表演行当。其中,“劝郎”、“送郎”一场,陈璧娘的身份是潮州都统张达夫人、是一个送别丈夫出征的妻子,她深明大义,柔情款款,姚璇秋用的是闺门旦的程式来诠释,显得雍雅大方。而在“哭郎”、“骂贼”、“殉国”等场次之中,因为家仇,因为国恨,处在这样的复杂情感世界里,姚璇秋融合了青衣与武旦,演绎了陈璧娘面对丈夫去世的悲哀,面对国贼的仇恨,面对潮州父老的挚爱,彰显了其“柔情似水,烈骨如霜”的个性,更加丰满地表现了陈璧娘的人物形象。值得一提的是,在“哭郎”一场之中,“崖山遗恨恨无涯,家国罹难万民哀。当初劝郎身许国,今旦呼郎待妾来。劝郎辞郎永诀,殉国殉郎妾应该。”短短六句唱词,姚璇秋身着武旦行头,以无限哀伤的腔调演唱这个唱段,显示了民族女英雄内心细腻的情感世界。当年《辞郎洲》一剧在香港演出的时候,香港著名影星夏梦现场观看,看至此,尽管语言不通,但是夏梦也止不住泪水盈眶,可见姚璇秋表演的魅力。

把握不同时代背景、不同人物身份、不同人物性格进行演绎,是姚璇秋几十年舞台表演的一贯原则。而对于戏里戏外的把握,姚璇秋也是有自己的原则。她曾经说过,演戏时候要七分投入三分把握。她不建议演员全身心入戏。姚璇秋说:“有一句话叫做演人不演行,因为你不完全是角色,你只是来演绎他(她)。因此演员无论是情感或者做工,都必须有所控制。具体如何控制,我认为应该七三分,七分感情去投入演绎,三分感情来控制这个角色,舞台的表演点到为止即可,否则就失控了。”

姚璇秋一直遵循自己的演艺原则,从艺70年来,她在潮剧舞台上塑造了一批经典的人物形象,为潮剧的传播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黄剑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