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风情 相关文章  202005期首页

开放交融成就百载商埠繁荣
黄赞发


清初沿海经迁界重创,潮汕到处田园荒芜,满目疮痍;康熙复界之后,衙署虽搬入蓬洲城,但清初因澄海县城办公设施未完善,首令王岱每月需三分之一时间在蓬洲城设行署视事。他在《蓬洲寓》一诗中不禁哀叹:

衰暮愁卑湿,偏遭瘴疠乡。

蜗涎粘础柱,蚯蚓挂绳床。

云日旋开闭,风雷倏显藏。

炎方三月候,榴头照东墙。

县令行寓尚且如此蜗涎粘柱,蚯蚓挂床,鮀浦司的难堪处境当更不难想象。

但是,随着汕头开埠,鮀浦巡检司一改日渐式微之颓势,竟也一度重焕光彩。司署从蓬洲南门迁至升平路头,开启了鮀浦司的全新历史阶段。民国年间,曾任广东省议会副议长的陈述经在《汕头市前身鮀浦市旧墟考古》文中这样写道:“直到郑成功反攻沿海,清廷实行坚壁清野,破坏特甚,顿成萧条,以致无力恢复;而汕头市反在战事结束,海禁解除后,得以应运而兴,替代鮀浦市场之地位。历经百数十年间,逐渐成为正式之通商口岸。鮀浦司衙门亦于此期间,由鮀浦移出汕头,管理市政。”刚移入汕头埠的鮀浦司,设在老妈宫前的旧升平街和顺昌街之间,又在妈宫后方建筑营房,并在营房前的张园地建立烟墩。

开埠后,汕头港万国楼船,不但是粤东第一大港,而且还在较长的历史时期内成为全国屈指可数的大港之一。美丽的汕头湾,风帆点点,巨舰艟艟,一如当年潮海关税务司英国人辛盛所描述:“汕头的重要性首先在于商业,居民基本都是商人。它拥有一个极为优美的自然港口,由两条河(韩江、榕江)汇入一个宽阔的海湾形成。”一湾两岸,海在城中央,怎不令洋人垂涎?

的确,汕头湾原十分宽阔。也如前述,在古代,两江出海口海水可直达桑浦山下。北岸鮀浦、地都一带多是历代逐渐围垦而成的。有关资料还告诉我们,直至1956年,汕头湾的水域还有126平方公里,由于滩涂续被垦殖,至1979年,锐减为72平方公里。汕头湾的纳潮量也由2.69亿立方米锐减为1.54亿立方米。仅仅23年的时光!为此,泥沙淤积随之急剧加快,万吨深水港区难以为继,广澳港区的加速形成就成必然。

三江(加上练江),特别是韩江,其泥沙为潮汕造陆,速度之快确也惊人。中唐时期,贾岛《寄潮州韩愈》诗,一句“此心曾与木兰舟,直到天南潮水头”,确切告诉我们,当年海水可直达潮州城下,“潮水头”就在潮州府城。正如同诗所云“海浸城根老树秋”。那是元和十四年(819)之事,抵今1211年了。随着韩江泥沙的跫音,“潮水头”不断南徙,明代已达澄海。千多年后的现当代,“潮水头”又到哪里了呢?回答十分明确:汕头!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汕头从妈屿口北侧向东筑建导流防沙堤。经5年的努力,漫漫8公里长的石堤渐渐浮出海面,伸向大海深处,挡住了外砂、新津、梅溪等支流的泥沙。十余年后,堤北悄然成陆,成就了东海岸新城第一片海滩涂。

可见汕头港之发展成粤东第一大港,与这一自然现象不无渊源。

独立学者李宏新在其新著《潮汕华侨史》上载:根据1864年至辛亥革命的1911年凡48年统计数据,汕头港进出口货物共值67226万银元,至1911年贸易总值已列全国通商口岸第七位。可见当年汕头港之繁盛。1900年以后,潮海关每年关税平均约150万关平两,在全国各海关中列第五位,仅次上海、天津、广州、汉口。20世纪三十年代开始,汕头港更是进入空前鼎盛时期。在往来外洋船舶及转载货物吨数上,19321937年连续6年都在当年列全国第三位。

汕头开埠后,资本主义国家的政治势力旋即侵入汕头。从18606月开始,到19028月止,先后有英、法、美、荷兰、德、丹麦、瑞典、挪威、日本、奥匈、西班牙、意大利、比利时等13国相继在汕头设立领事机构,总数仅次于广州(17个)。汕头潮海关设立后,华若涵之弟华为士任首任税务司,大批洋员控制海关。清末海阳人杨少山有竹枝词云:“新关查饷皆洋吏,不许华人上吊桥。”以诗证史,抒写真切。

洋人的领事馆和被洋人控制的海关,以及随之而来的传教士,不仅为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侵略和文化侵略服务,还任意干涉中国内政,窃取地方情报,为其政治侵略和军事侵略服务。洋行的开设更是资本主义列强经济侵略、掠夺的重要途径。最早开设的是开埠当年即设立的英国德记、怡和洋行。及后又有德国的鲁粦,英国的太古、新昌,美国的美孚等洋行。至1876年,汕头的洋行已激增至23家。

洋行既经营进口贸易,又开设工厂,垄断航运交通。大批洋货涌进汕头,输往潮汕各地。而且,鸦片继开埠前走私之盛,在很长的时期内占据了大宗。其次为机制棉纺织品,这严重打击了民间手工工业。在列强经济势力的冲击、排挤下,潮汕地区原有的封建经济和资本主义萌芽,都受到了严重的摧残。地方民族经济日益凋敝,大批贫民进城当苦力,甚或流落街头,行乞度日,城乡人民更加痛苦不堪。这些,都是不争的事实。

但是,我们又必须实事求是地看到,由于清政府的盲目自大,长期实行闭关锁国,根本不知开放为何物,要其主动自开商埠是绝对不可能的。为此我们不能仅仅从消极的一面去审视汕头的开埠。问题还有另一面:虽然被迫约开商埠,却也促成了地方的对外开放,促成了潮汕地区社会经济文化发生根本性的变革。

首先是开埠之后,资本主义经济强势进入,客观上极大地加速了潮汕地区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的瓦解,刺激了社会经济的嬗变,从而促进了潮汕经济的兴起和发展,这就大大加速了潮汕地区近代化进程。

如所周知,汕头开埠前原已有一定的贸易基础,因而才被列强看中。开埠后经济的发展,最显而易见的,还是进出口贸易的迅速增长。开埠当年,从汕头进出口货物合计6176000多银元,此后每年都有较快的增长。但近代潮汕贸易的致命弱点是一直处于严重的入超状态。巨大的入超全靠侨汇弥补。侨汇大大增强了当地的购买力,为维持潮汕进出口贸易和城市的表面繁荣作出了极大贡献。

开埠后经济的发展,还体现在潮汕地区近代工业的兴起。最早出现的要数食品工业。接着相继出现的是面粉加工厂、果子厂、罐头厂、自来水厂、棉织厂、火柴厂、肥皂厂、电灯厂等等。当然,潮汕近代工业一直规模较小,数量较少,且多依赖侨资,深受国际市场影响。工业兴起的同时,潮汕也开始涌现了华人自办的新式近代化交通和电讯工业,其发展似乎比工业还要来得快。其中很值得一提的是1906年建成通车的潮汕铁路。这是全国首条民资铁路。民用航空事业也开办得较早,始于1933年。

汕头开埠的巨大影响,更体现在文化上。由于内外环境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使潮汕文化的演进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发展时期。笔者曾著文提到,潮汕文化是个聚合形态,由三种文化融合而成,一是作为移民的中原文化,二是作为土著的百越文化,三是作为侨胞的海外文化。前两种颇能展现潮汕文化的古远、悠久,潮汕文化的确有很多丰富的历史积淀。而对海外文化(在一定含义上即是西方文化)的吸纳,使潮汕文化的内涵空前丰富,色彩异常鲜明,影响十分广泛,则主要的还在于汕头开埠后这一百多年的时间里。潮人移居海外,虽古已有之,但由于“通海”长期被朝廷悬为厉禁,真正出现多次移民浪潮的,也是这一百多年来的事。潮汕文化以精细、精明为最主要特征,潮人勇于开拓、善于经商、富有凝聚力的文化心态,所有这些能得到发扬光大,并为世人所瞩目,也还是这一百多年来的事。

潮汕文化的优势所在,正在于它既擅长于承传优秀的传统文化,蕴蓄深厚,又能在与世界多元文化的撞击、互补、交融之中,不断优化、创新,乃至转型。

汕头开埠,还有一个最直接的客观后果,那就是汕头市的崛起。作为粤东一个近现代新兴城市,汕头的形成,毫无疑问,那是完全得益于海港,得益于对外贸易。当年以港口经济为中心,货场集散、商旅往来、商行栉比,城市经济得以迅速兴起。由于众多侨胞和粤东地区,乃至闽籍多位富商的参与,市政建设也呈飞快之势,街道纵横、骑楼鳞次,水陆交通、邮电、电灯、自来水、餐饮旅业,都相当兴盛,许多设施在当年还居于全国城市的前列。小公园历史文化街区的形成,南生公司、胡文虎大楼、鮀江旅社等中西合璧的琼楼玉宇之兴建,都是当年汕头埠繁华的见证。1921年设市之后没多久,汕头就发展成粤省第二大城市,从而逐渐取代了潮州,成为潮汕和整个粤东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这一全省瞩目的地位,一直延续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

汕头作为近现代的新兴城市,理所当然的也是移民城市。潮汕各地,乃至兴梅、闽南地区各行各业的精英人物,以及多种工艺的能工巧匠,都先后汇聚汕头,这既促进了城市经济的发展,也使汕头自然而然地成为集潮汕文化之大成的新城。散处粤东各地,各具特色的文化内涵在这里得以传承、融汇,也承受挑战、考验和变通、升华,使潮汕文化更具明显的发展优势。可以肯定地说,开埠就是开放,开放对外贸易,成就百载商埠的繁荣,并以港口为中心,汇聚四方人才,多方发展城市经济,而后借助强劲的经济,建构潮汕新文化。

故此,十年前,当我们回首开埠史,探索汕头的发展时,笔者曾提出:抓工业固然重要,而如何加快港口建设、如何大力发展对外贸易,以及如何重新汇聚散逸了的人气,繁荣本埠商旅业,应是潮汕一分为三之后的重要思考。关于后者,一个也许是肤浅的设想是,应可充分发扬汕头的临海优势,大力发展假日经济,建成高档次的海上度假村和大众化的潮人海上度假基地。澳洲黄金海岸等城市,就是“他山之石”,当可借鉴。这似应是及后汕头“华侨经济文化合作试验区”设立时应有的题中之义。

汕头虽然在1991年拆市一分为三,但潮汕地区一体化、同城化的建设步伐一直没有停止过。省域副中心城市和现代化沿海经济带重要发展极的明晰定位,正与经济特区城市形成全新的叠加优势。发挥潮汕地区领头羊的积极作用,主动引领全潮快速发展,应是新时代赋予全市人民“匹夫、匹妇”之责。谨此,聊以年前所作《潮汕赋》为此文殿后——

天地氤氲,万物化醇。潮汕远处海徼,丕承天地彝伦。北横崇嶂,南极沧漘。治稽秦汉,文溯中州;风生水起,海丝启眸。夷甫昌黎倡学,士民耕读贞休;唐宋八贤,有明七俊,不无荦荦风遒。卓尔海滨邹鲁,斐然岭左春秋。近代开埠也,红船远棹,碧血东征;潮红七日,抗战亿旌。三阳为之激荡,万众乃尔风霆。今日潮汕,虎跃龙腾。特区肇造,侨范续赓。佳馐美溢,绝胜纷呈;侨批非遗,扬信布诚。乃筑琼楼博风物,来从礐海听涛声;复有百家《胜景》,馆之万象涵菁。噫嚱潮汕,三江归海,春潮开化境,清气共沧瀛;物华民粹,大象天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