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报道 抗疫群英谱 相关文章  202005期首页

郑小河:把队伍平安带回是我的责任
杨舒佳


“我刚刚报名参加援鄂医疗队了,和你说一声。”电话里头,汕头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呼吸内科主任郑小河将自己的决定告知妻子。妻子十分平静,没有太多的话语,只叮嘱了一句:“知道了,注意安全!”这一天,是大年初二。还没来得及好好道别,大年初四,郑小河就奔赴武汉疫线战场。

作为汕头市第一批驰援湖北抗疫医疗队队长,郑小河的压力之大难以想象。出发时,郑小河的神情比同行人多了一丝凝重,踏上飞机那一刻,他开始思考两个问题:队员的个人防护能否做到万无一失?来自不同医疗机构的医护人员能否在最短的时间内形成最大的救治能力?

“多了队长这一层身份,我的责任就不只是完成常态的医疗工作,还要时刻关心队员的安全。”把整支队伍平安地带回来,是郑小河当时在心里暗自许下的承诺。他清楚地记得,登机后队员们的心情既激动又沉重,这时有人提议:“大家自报家门,再抱一抱你们的邻座。今天抱完,就有很长一段时间抱不了了!”机舱内紧张的气氛一下子缓和了不少,一颗颗火热的心也因共同的奋斗目标汇集到了一起。

初抵武汉市汉口医院时,病区情况的复杂严峻远远超过郑小河的预计。在医疗队开展救治工作的呼吸7病区,超过一半患者是危重病人,紧急抢救的生死时速在医疗队进入病区的前半个月里每天都在上演。在这危急时刻,当初素不相识的队员瞬间变成战友,彼此只要一个眼神便能心领神会,大家高度默契配合,分秒必争地将一个又一个病人从生死线上拉了回来。

在病区,有一位患者令郑小河印象深刻。221日晚上,当班的郑小河新收入一床患者——73岁的盲人饶老伯。饶老伯是124日出现新冠症状的,但由于当时武汉的医疗资源十分紧缺,他只能在家自我隔离,直到拉网式排查后才被收院治疗。郑小河告诉记者,饶老伯入院时一度血氧浓度极低,伴有气促、发绀,情况十分危重。经过紧张救治后,老伯的病情暂时稳定了下来,但郑小河怎么也放不下心。当晚下班回到驻地后,他顾不上休息,用手机将患者的发病过程和救治注意事项记录下来,发给接班的医生,再三嘱咐要随时观察饶老伯的病情变化。等忙完这一切,郑小河看了看时间,已经是零点时分了。

幸运的是,在医院治疗两三天后,饶老伯的情况逐步稳定,并于316日治愈出院。“这就是‘应收尽收应治尽治’贯彻落实的体现。党中央对老百姓的这份不离不弃,是整场战疫中让我最动容最感动的事情,也是我奋战的最大动力!”郑小河眼含泪花,动情说道。

阶段来,广东省汕头市总工会、妇联、工商联等各级各部门开展的一系列关爱医护人员家属的活动,也让在武汉奋战的郑小河们没有后顾之忧,“他们以实际行动诠释什么是‘人民战争,整体战,阻击战’。”郑小河对此表示十分感谢。

如今平安归来,郑小河难掩激动之情。“我兑现了当初的诺言。我把队员们安全交还给了医院,交还给了家属!”而谈及自己的家人,郑小河显得有些愧疚,“当初任务来得急来得紧,没有和妻子商量就报名出征,现在想起来觉得确实不够尊重她。”但他又说,也是妻子平日对自己工作的理解和支持,自己才有这份“先斩后奏”的底气。 

英雄感言

战疫场上,来自各行各业的逆行者很多,他们都在自己的岗位上默默坚守。不同岗位因社会需要而存在,作为医生的我们只是因为分工不同而在疫情中被更多人看到。对我来说,出征湖北支援抗疫,是我医务生涯中一个特殊的任务,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那么,只要我去做,我就一定会尽力做好!

——郑小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