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旅故事 相关文章  201911期首页

“豆方兄”好手艺吸引八方客
邵建生


 

在汕头老市区小公园,有一家叫“回头客”的酥糖店,店主人是人称“豆方兄”的陈章举。陈章举今年五十来岁,一直做着潮汕人俗称“豆方”的酥糖生意。2019310日,在广东电视台经济科教频道《广东新风采》栏目播出专题,介绍了回头客酥糖店“豆方兄”。

豆方兄陈章举是汕头市潮阳区金灶镇人柳岗村人,小时候因家里穷,没上过一年书,因为他在汕头市区一条叫做飞厦西路的小马路边卖自产的潮汕糖杂豆方,在临时摊档上卖了整整七年多,慢慢地开始有了自己的店面,有了自己酥糖厂,靠自己的勤劳和好吃的豆方赢得“豆方兄”的美称。

曾摆地摊蹲了整整七年

豆方兄陈章举是个实在人,家中兄弟共三人,他排行老二,小时候调皮,兄弟都读过几年书,就他没进过一天教室,问他店前的路名,他抬手指了指对面钉在墙上的路牌,说你自己认,他一个字都不相识。豆方兄的第一间店面在飞厦社区,当时豆方兄每天都从居住的金砂乡来到飞厦西路的一小间铺面买豆方,起初他的生意虽然还是“小生意”,但称得上远近闻名,远的有香港、广州、深圳,近的则是街头巷尾的邻居街坊。豆方兄在飞厦社区的那间叫做“回头客”的小铺面来之不易,原先他是蹲马路卖豆方,风风雨雨,苦尽甘来。

豆方兄告诉记者,过去在马路上摆摊又苦又累,也是起早贪黑,夜里做豆方,白天卖,常常是被顾客围在中央、闷得一头大汗,现在就不用风吹日晒了。

豆方兄的生意很好,据他说,当时在飞厦刚有店面时,一天正常的营业额有一千多元,每月农历初一、十五都有二千元,最高的一两天便有四、五千元。而且还经常有深圳、潮州的旅游车来找他买豆方,带来的都是香港、深圳的游客。说起豆方能赚钱,豆方兄说他以前也曾赚过大钱,但后来栽了跟头。钱只能像豆方一样慢慢地赚,说到赚大钱现在都后怕。

原来,多年前,豆方兄筹集了一百多万元在村里投资60亩鱼塘,养了一百多头猪、四千多只鸡,雇了40多个工人。豆方兄说,我这个人好笑,人小心肝大,过去贷款容易,一开始行情的确很好。他说,当时养猪四十天就可卖,一头猪能赚150元,有时一天能杀十多头猪,鸡仔以一元进价,养50天可卖,一只可赚510元,你算算看,当时赚钱是“恶性”地赚,但开销也不小,养鸡就必须天天开灯才长得快,农场共有七、八台发电机,篷棚里的灯日夜开,一天用的电像吹气球一样猛涨。后来由于饲料突然涨价、市场波动,豆方兄开始天天蚀本,终于将老本赔了个精光。为了另找出路,豆方兄不得已到广州南海寻找机会。

到了南海,豆方兄租了间铺面想做手拍牛肉丸生意,租了铺面、牛肉丸也做了出来,豆方才发现事情不妙,原来,当地人连七、八十岁的老人都不知道牛肉丸是什么东西,更谈不上卖出去了。这样豆方兄又赔了一万多块钱,豆方兄后怕地说,当时连命都差点被收去了。又遭受重挫的豆方兄闷得发慌,有一天在市场上逛,见到了潮州籍的大舌兄,大舌兄在市场卖潮汕酥糖“豆方”,当时还不叫“豆方兄”的豆方兄尝了尝,对大舌兄说,你做豆方的糖有苦味,不好吃。大舌兄不信他的话,豆方兄见对方无动于衷,就信口告诉大舌兄说要回汕头做豆方。

酥糖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来到汕头市区的豆方兄找到一位朋友谈了想法,朋友便帮他租了一个地方住了下来,没想到无师自通的豆方兄做出的豆方真的是“人人喝彩”。豆方兄告诉记者他的秘诀:他每天夜里都在琢磨怎样赚别人的钱,研究豆方的制作。他说,一般人“直脑”、读死书,他不会读书,学做东西却很快上手。“我的豆方清口,不带苦涩味,而且松软,口感好。”他说,当年的大舌兄在南海生意无起色,现在也来汕头卖豆方,但生意仍然不好。

说起自己的生意好,豆方兄很是得意,他说,经常有不少熟客来买,一买就是几斤,很多是将他的豆方当作特产托运到广州、深圳等地送朋友,外地直接来汕的旅游车则是三天两头来光顾,游客买完就上车走人。豆方兄告诉记者,由于他手艺好,一直有一些“头家”(老板)来找他要跟他合作做豆方生意。豆方兄过去曾在中平街卖过豆方,有一位肥姐就在那里认识,这位肥姐一直劝说他一起合作,有时一个月来找他三、四次,说只要豆方兄出手艺就可以了,但豆方兄不为所动。豆方兄说,过去想赚大钱栽了跟头,自己又不识字,现在只想慢慢地赚钱。

靠着勤劳,豆方兄的酥糖生意越做越好,还注册了汕头市回头客食品有限公司。豆方兄陈章举的回头客酥糖店,作为汕头的一家老字号,早已成为汕头的一张名片。在小公园的回头客酥糖店里,挂满了印着各种称号和荣誉的牌匾。作为汕头市老字号协会“会员单位”、广东餐饮协会的“中华名小吃”,“回头客”的好多品种的酥糖都“匾”上有名。

锲而不舍寻找几十年前三位恩人阿姐

   陈章举家有兄弟姐妹6人,排行第二。在他小的时候,家境非常贫寒,家陡四壁,穷得揭不开锅。7岁时,母亲就带着陈章举来到汕头市区挨家挨户讨饭。由于金灶镇柳岗村和揭阳离得近,只有7公里路程。9岁时,衣衫褴褛、裤头还系着草索的陈章举就只身一人流浪到揭阳榕城乞讨。

在榕城,陈章举经常到一家“车头饭店”蹭饭吃。饭店里三个女服务员可怜他,便收留他当小帮手,十分关照他。勉强有了口饭吃的陈章举时常想到家里还饿着肚子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他常舍不得吃完手里的饭,碗上的几片肉几条菜他常常要留下,然后用袋子小心翼翼装着,晚上回去带给家里人吃。在车头饭店一晃就是5年,三位女服务员除了一位“长辫姐”年纪较大外,其他两位都比陈章举大不了多少,感激涕零的陈章举都一直尊称她们为“阿姐”,年纪尚小的他也不曾想过问起她们的名字。14岁时,豆方兄离开“车头饭店”另谋生路。

前些年,豆方生意和生活稳定下来后,他心中的一个报恩心愿更是强烈。自离开“车头饭店”到开始着手寻恩,已是整整30年过去,“车头饭店”早已不在,人员也早已分散各地,难寻去向。但豆方兄不曾想过放弃寻找,曾有一段时间,只要有空,他都要外出寻找三位被他称作“阿姐”的恩人。后来几经周折和不懈努力,并在当地公安机关的帮助下,豆方兄终于如愿找到她们,可惜“长辫姐”已去世,但豆方兄都十分激动,对她们和家属一一表达了感恩的心意。当年豆方兄到揭阳寻恩的故事也被揭阳电视台以新闻追踪的形式播出,在当地引起很大的反响,成为人们交口称赞的佳话。

在日常生活中,有爱心的豆方兄也是乐于助人,不仅曾匿名捐资助学、帮助遭遇车祸意外的街坊,还曾将自产的180多斤潮汕糖杂“豆方”捐赠给乌桥街道辖区40多户困难群众,在中秋节即将来临前夕表达爱心,受到当地群众的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