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报道 相关文章  201812期首页

奥飞构筑“东方迪士尼”
陈史


从靠800元起家的小作坊,到新型泛娱乐产业集团。32年间,奥飞历经三次转型升级,一步一个脚印,从产业文化化到文化产业化的成长历程,印证了改革开放40年来,汕头本土企业成长的辉煌历程。

借来800元,生产“小喇叭”起家

如今庞大的泛娱乐产业集团奥飞娱乐股份有限公司,起源于一个小小的塑料玩具作坊。

在装潢得有些时光隧道样子的奥飞展馆中,放着一台有着历史气息的简易手压机。在这台手压机旁,奥飞娱乐行政总监杨毓生跟记者讲述起奥飞娱乐在创始人蔡东青带领下,在改革开放大潮中发展壮大的辉煌历程。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潮汕大地已吹遍改革之风。澄海已经出现了许多个家庭手工作坊,生产塑胶玩具、塑胶制品。1986年,17岁的蔡东青在母亲的支持下,用东凑西借来的800元,购置了一台老式手压机,开始生产塑料小喇叭。

当年的澄海,已经有许多个家庭作坊在生产小喇叭。开工后,蔡东青琢磨的是如何在同质化严重的小喇叭中,提高质量、创新造型,超过周边这些先他一步的人。

通过了大量的调查和实践,蔡东青知道了,喇叭最重要的是音色好、音量大,同时颜色也要鲜艳、漂亮。这些都成为了蔡东青严把质量关的标准。果然,蔡东青的小喇叭吹响了,周围的客户、销售商都找上门来订货。产品迅速成为市场的香饽饽,订单纷至沓来。这次成功也给蔡东青积累了创业的第一桶金。

“初次创业的成功,也给奥飞以后的发展定下了标准,那就是‘质量’和‘创新’。”杨毓生告诉记者。

三次转型,目标客户扩至全年龄段

2009年登陆中小板的奥飞动漫一直被市场视作“中国动漫第一股”。2016年年初,“奥飞动漫”更名为“奥飞娱乐”,看似只有简单两字的更改,背后却是公司成立至今的三次转型经历。

奥飞1993年创立之时,当时不少玩具业同行在大力承接代工订单,但奥飞不做代工,创始人蔡东青一心坚持做自主品牌的玩具,并将此视为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在玩具行业不断探索中,蔡东青开始注意到动漫对于儿童购买玩具的影响力,他逐渐萌生出自己做动漫的想法。2003年,公司启动了向动漫产业的布局。自此,“动漫+玩具”的商业模式开始形成,公司第一次转型应运而生。

随着动漫产业布局日益完善,公司升级为动漫全产业链运营商。2010年,公司取得了嘉佳卡通卫视运营权,成为国内第一家拥有卫星频道运营权的民营企业;2012年,占地达10万平方米的奥飞动漫新产业园在澄海建成并投产。这便是公司的第二次转型。

到了2013年,奥飞宣布以5.4亿元收购《喜羊羊与灰太狼》品牌与团队,开启了公司第三次转型的序幕。在这一阶段,公司开始打造以IP为核心,集动漫、玩具、婴童、游戏、授权、媒体、电影等一体的泛娱乐生态系统,成立奥飞影业、奥飞游戏,同时还以9亿元收购了国内最大原创动漫平台“有妖气”。自此,公司的目标客户人群从儿童拓展至全年龄阶段,一个“以IP为核心”的泛娱乐帝国呼之欲出。

“时至今日,奥飞的业务和战略布局已经远远超出了‘动漫’的范围。现阶段,我们制定了四大发展战略,分别是内容为王、互联网化、国际化和科技化。” 杨毓生表示。

定位“东方迪士尼”,打造泛娱乐产业

在中国从事文化娱乐产业,迪士尼是无论如何都绕不开的一家范本企业。它实在太大,业务涉及到了文娱产业的方方面面,也做得太好,是中国企业家效仿的对象。从玩具制造到动漫生产,再到婴童、游戏、电影等为一体的泛娱乐集团,奥飞娱乐一路的发展历程中,一直将迪士尼视作标杆,现在更是提出要做“东方迪士尼”。

目前,奥飞囊括了国内数量众多、覆盖全年龄段、拥有广泛知名度的IP矩阵:面向儿童及青少年领域的“超级飞侠、萌鸡小队、喜羊羊与灰太狼、铠甲勇士、巴啦啦小魔仙、爆裂飞车、火力少年王”等IP;面向全年龄段人群的“十万个冷笑话、端脑、雏蜂、镇魂街、贝肯熊”等IP

杨毓生告诉记者,如今奥飞更是在走向国际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近年来,奥飞在美国建立了国际设计与研发中心等机构,引入美泰、费雪、万代、迪士尼等高端人才,使内容与消费品创意都提升至国际水平。

立足全球视野、整合海外优质技术、人才、资源,奥飞近年来持续加速拓展全球市场,海外营收占比逐年提升。2017年海外营收达到14亿元,同比增长37.7%。公司在洛杉矶、波士顿、伦敦、巴黎、雅加达、首尔、曼谷等均设有分支机构,海外业务覆盖超过50个国家或地区。

在科技日新月异的今天,奥飞娱乐紧抓科技发展趋势,积极进行前沿性战略布局。在VRAI领域,投资了国内外多家顶尖VR公司,涵盖了技术、设备、IP、内容、衍生等方面,初步构筑VR生态圈雏形。此外,公司还启动智能机器人、可穿戴手表等智能终端的研发,与智能领域的领先企业达成战略合作,积极探索IP与科技结合的多种可能。

“在改革开放走向更深入的新时代,未来奥飞将不忘初心,通过全产业链平台化运作,打造世界级的泛娱乐产业,积极推动中国文化走出去,为全球消费者提供多层次的娱乐文化消费体验。”杨毓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