祠堂文化 相关文章  201811期首页

香飘旧祠
——汕头徐厝祠故事
陈汉初


汕头市国平路“徐厝祠”,全称“徐氏汕头大宗祠一本堂”,是闽粤徐氏联宗合族祠,1916年重修落成。

该祠旧址,原为澄海县东墩徐氏“敦和公祠”。旧时,该处有“徐家祠巷”名,“巷以祠得名”。[1]温丹铭称,徐氏“敦和公祠”建于“汕头市之先”。但具体年期已无史料可考。

现在,徐厝祠所在的小公园一带,也不见有“徐家祠巷”。由此可见,“徐家祠巷”是在汕头埠头形成前就已存在,小公园片区暂成规模后,“徐家祠巷”名也就被湮灭了。1983年3月,汕头市地名普查办公室编撰印行的《汕头地名概况汇编》一书。该书在“古地名和古建筑物”一项中对《老市》作如下介绍:

汕头埠之前,在今升平路、民族路西一带,有店屋二百多间,是汕头最早的交易市场,俗称为“闹市”。汕头埠后,随着商业中心的转移,这一带被称为“老市”。以后又成为娼妓麋集之地。因此,后来人们提及“老市”这一地名,往往含有一种秽亵之意。[2]

据此推测,“徐厝祠巷”应产生于汕头开埠前的“老市”形成时期或之前。汕头较早的建筑“漳潮会馆”建于清咸丰四年(1854)。会馆是相同祖籍移民同乡组织的活动场所。只有在“老市”形成之后,才有漳潮商人云集,并建设“漳潮会馆”。因此,徐氏“敦和公祠”,应是早于“漳潮会馆”的汕头知名建筑。

徐氏“敦和公祠”因“岁久失修,风雨飘摇,遂致栋折榱崩,垣颓瓦败,亦有年矣,邻右居人觊觎者众。”[3]如何处理这座颓败的“敦和公祠”?有的主张“不如鬻之,得资助公”。但时任汕头商会会长的徐子青先生力排众议,“独持异议,愿化一乡之祠为阖族之祠,并捐金数百以为之倡。”[4]徐子青“力肩其任,先筹巨款,不计偿否,于是众皆称善。”众议公推徐子青主持其事,徐平山,徐其明、徐照亭、徐长成、徐剑鸣副之。经徐氏族人踊跃认捐,筹得巨款,徐家祠在“敦和公祠”旧址重修工程遂告功成。1916年12月7日(农历丙辰十一月十三日),“奉主进祠”。

新落成的徐家祠,“附设东海学校于祠内”。东海初级小学校办学经费由徐子青等捐助,吸收贫困徐氏子弟免费入学。徐子青是一位开明士绅,他多次慷慨解囊,支持革命,并利用汕头徐氏公祠内的东海学校掩护中共党员革命骨干。1927年8月1日,中国共产党领导南昌起义,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起义军经过长途跋涉,于9月24日进驻汕头市。起义军入汕后,反响最烈的是日本军舰。24日,日本“宇治”、“宇菊”两号,派陆战队上岸,以保护侨民为名,警备外国驻汕通商领事署、外国人企业以及华英学校。可是,起义军并无进扰外人及外国企业,然则首破汕头公安局监狱,释放“囚人”。汕头街头布满革命标语,到处都可看到扛着红旗的农军。起义军以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的名义发布长篇《宣言》《政纲》,重申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成立汕头市革命委员会,赖先声任委员长,李立三(徐光英代)任公安局长;郭沫若任海关监督兼汕头交涉员,负责革命委员会的外交工作,安抚外国侨民。25日,革命委员会机关报《革命日报》创刊,郭沫若题写刊头,创刊号全部套红。汕头万余工农群众集会,欢迎起义军入汕,欢呼红色政权建立,全市400余支宣传队在汕头各街道宣传,革命气势浓烈。然而,当时汕头周边却是敌兵压境,军情紧急,除新生革命政权需要大量经费外,军需弹药也严重不足。入汕后,南昌起义军负主要领导责任的中共前委书记周恩来入汕后,戎装未卸,就亲自到徐家祠造访徐子青。徐子青时任汕头商会会长、汕头徐氏宗亲会理事长、东海学校校长。早在第二次东征克复汕头后,时任东江行政委员的周恩来就与汕头知名商人徐子青相识。当徐子青得知南昌起义军急需补充军费时,当即表示:“匡扶正义,匹夫有责。”,他不但自己主动捐出革命经费一大笔,还发动其他商人认捐,为南昌起义军解决燃眉之急。[4]1934年冬,中共潮汕地方党组织领导人李平(徐子青儿子徐耀熙的妻舅)路经澄海县东里镇,被国民党反动派追捕,后经徐子青出面掩护并转移到汕头徐氏公祠东海学校内暂住,才安全脱险。[5]

徐氏家祠位于汕头闹市中心,“门庭轩敝,金碧辉煌”,诚为汕头埠的名建筑。玄学家“相其阴阳,观其龙泉”,认为“祠于汕头最占形势者也”,“以为阖族祠甚善。”[6]徐家祠是讲不同方言的徐氏宗亲合力构筑的。除徐厝祠外,汕头开埠后许多讲不同方言的同姓宗亲陆续建成的合族祠有:洪氏宗祠、林氏宗祠、谢氏宗祠、黄氏宗祠、吴氏宗祠、张氏宗祠、李氏宗祠、胡氏宗祠等。“我们知道,合族祠是近代中国城市重要的基层组织形式之一。”[7]汕头开埠后,这个新兴工商业城市的居民,一直包涵着来自整个韩江流域的讲不同方言的移民。这些来自不同地方、不同姓氏的人士共同构筑的祠堂,“反映的是当时城市生活中讲不同方言的人群和生共处的实际情形。”[8]

1928年,汕头市政府“辟国平马路,祠适当其冲”,须割让前座地丈余祠地修建街道。[9]汕头国平路修复委员会通知书下达后,在汕徐氏族人集议,均谓“善作者贵有善承,善始者必须善终”,经族人代表合议,决定服从大局,让路于民,并成立董事会,商量改建方案,请设计师精心设计,最终确定“修复门亭、祠前,书屋则改为前照垣及楼肆二楹以为祠产的方案”。[10]这一改建,徐氏宗亲除无偿赠地辟路外,还需银圆一万多作为改建资金。是时,董事会着手筹措资金,广招各方族人“题认碑位”。闽粤族人,积极认题,筹取的经费除工程费用外,还有盈余。国平马路修通后,徐家祠照壁位于祠前马路对面,并新增铺面二间作为校产,“照垣及楼肆二楹”与徐家祠隔路相望。新建两座临街建筑墙中镶灰雕照垣,两旁嵌刻竖排“徐氏一本堂蒸铺”字样,双层商铺上层作为办公和教室,下层作为商铺出租,一间租给安光文具店,一间租给正成布店,所得租金年达数百元,作为东海学校费用,一举两得。岭东大儒温丹铭在《徐氏汕头大宗祠一本堂重修记》评论说:“斯祠之始,互市未通。近年改建,化私为公。坦途忽辟,割地二弓。内虽较狭,外则增雄。前庭面垣,气宇穹窿。金碧大道之冲,岿然灵光凛此。”[11]新修成的徐厝祠祠前照壁和马路,连为一个天然广场,倒觉宽敞通亮。祠前国平路又与汕头埠的中心小公园毗邻连接,自然而然也成为一个热闹之地和公众活动场所。1934年12月初,汕头小公园中山纪念亭落成。12月10日,中央酒楼(南生公司)举行落成典礼,并在国平路电报局后面旷场放映电影,在徐家祠前演潮剧2天助兴。

改头换面后的徐厝祠,东海学校仍设于祠内并继续开课,设初小一年级到四年级四个班。1939年端午节,日军侵略汕头后,东海学校停办。抗战胜利后,东海学校复办,由徐锡铭任校长,聘徐彰国律师(新中国成立后任汕头市一届人大代表、广东省文史馆馆员)兼任名誉校长。学校增办小学五年级,共办五个班,在校学生200多人,还一度增至300多人,为汕头私立学校之最。

徐氏汕头一本堂重修后,为使闽粤徐氏一本“敦睦族之道,笃宗亲之谊”,“春秋祭祀,得聚宗亲于一堂,因思欲联一本之亲,益知修合族之谱为不可缓。”[12]徐氏联宗合族祠重修后20年,主事人徐子青、徐少如遂发起汕头徐氏修合族谱之倡议,并在徐家祠加挂“汕头徐氏修族谱办事处”牌子,聘“前广东通志馆总纂、现广东通志馆主任兼专纂修”温丹铭为“审订增辑”,举揭阳县茂才徐占先(君穆)主其事。徐氏族谱编修委员会还专门聘请征集员,广征旧谱,广集资料。初谱完成后,温丹铭“观其系图”,认为徐氏族谱初谱“仿苏氏及朱九江谱法,以五世为经,旁连复上,系统分明”,“惟其他门类之编次,材料去取,有尚需斟酌及补充。”[13]温氏亲自列出重新编次的意见六项。[14]徐占先按温氏的意见,调整材料。定稿后印行的徐氏族谱除卷首外,共分十卷。卷首收入题词、序例、旧序、姓源、姓望;其它十卷分别为祠宇、五大系图(图首为穆公图系、埔头等,图系二为梅西等、图系三为揭阳大良冈等、图系四为澄海东陇等、图系五为揭阳白石两派等)、坟茔、传表、艺文、附录(收入“廿四史徐氏传目表”、“徐氏名人著述四库目录表”、“徐氏清史目录表”),共四大册。尤为可贵的是,谱中收入韩愈《衢州徐堰王庙碑》文、《天津徐氏家谱家训》(中有孝敬父母、友爱兄弟、教诫子孙,敦睦家族、男务读书、父勤女红、崇尚节俭、各授职业、敬祭祖先、协护坟墓、整肃内外、惩戒忿戾)、各派系族谱旧序。新编成的徐氏联宗合族谱,洋洋大观,除充分展现徐氏实为“望族”外,族谱条式分明,内容上溯国史、下联闽粤,徐氏子孙“集目便寻”,实为氏族谱系编修体例之典范。此外,卷一中的《大祭礼文》《一本堂逢子午、卯酉年秋分日大祭祝文》《每年春分、秋分常祭祝文》,礼文规范,祝文规整,整套祭礼齐备,实为当今弘扬中华优秀祠堂文化难得的参考文献。特别应该关注的是,徐氏汕头一本堂通过“开会集议,表决通过”,重新统一了徐氏各派系昭穆奕世字行,“取六十四卦之义”,[15]“以现代各派之最长辈者,列齐取左列‘炳’字”。也就是说,闽粤现代各派之最长辈者均为“炳辈”,[16]并照此类推。这样,到汕头这个大商埠行走、经商的徐氏族人,个个都昭穆清晰,尊卑分明了。

1949年,汕头解放,东海学校仍继续开办。汕头市军管会文教负责人王亚夫曾到该校督查指导办学。1952年,学校与觉世小学合并,仍设分教处于祠内。1953年,小学停办。东海学校前后共办学30多年,培养学生1000多名,为汕头的教育事业做出了贡献。徐家祠随归汕头市国有房产,由汕头市房产局管辖。

1963年,汕头市人民政府为继承、弘扬“潮汕名小吃”,市领导安排国平路100号徐厝祠,作为创办“飘香小食店”店址,并指示有关部门选调点心师傅进店。汕头市行街“潮成小食店”的头手师傅林剑秋被调进来当师傅。时值国家经济困难时期,粮食、副食品无法满足供应。林师傅做潮汕名小吃已20多年,有道是“巧妇难做无米之炊”,但林师傅能做“代米之炊”。偶尔有一些配料短缺,他就用其他料代替,经他精心调配,也不失传统风味。一次,店里要做月饼,但一时找不到豆沙,林师傅就用松番薯代替。结果做出来的月饼仍不失风味。随着人民生活不断提高,人们对传统小吃口感的要求也越来越挑剔,林师傅着眼弘扬,立意创新,使潮汕传统小吃质量不断提高,荤馅素做,甜品淡糖,适应了人民生活的新需求。他做的笋粿、白桃粿、水晶球、鼠粬粿、韭菜粿,享誉海内外。海外华侨到店品尝后,总想带点回去让出生在海外的子孙尝尝家乡味道。有一位马来西亚华侨买了他做的鼠粬粿到南洋后,吃了四个月,香气犹存。飘香小食店的名声,一传十,十传百,口口相传,誉满海内外,成为海外华侨和外出潮人回乡体验乡愁的潮汕小食名店。林师傅高超的厨艺也受到省市有关部门的认可,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并参加广东省餐饮系统劳模“比武”,获得好评。我国友好邻邦柬埔寨王国前国王西哈努克亲王住北京时,想挑选一名南方口味的厨师给他做菜。汕头市饮服公司领导曾找林师傅谈话,要他到北京为西哈努克亲王掌私厨,但林师傅考虑到家庭系累多,不敢肩此重任,而予以婉言谢绝。徐厝祠“飘香小食店”的厨师已具备为国家最高领导人掌厨的资格,可与现代“御厨”比肩。[17]

潮点溢香,誉满南园。“飘香小食店”自1963年创办以来,已历50多个春秋。尽管该店周边旧街区一度荒废,餐饮行业管理体制也历经变动,但“飘香小食店”从未歇业过。目前,徐厝祠所在的汕头小公园历史街区活化、保护项目正在热火朝天进行,小公园逐渐成为汕头的旅游胜地,“飘香小食店”的美味,正吸引一批批海内外游人“吃货”。

参考文献:

[1][3][4][6]清乡贡士王延康,《徐氏汕头大宗祠一本堂碑记》,见《徐氏汕头一本堂族谱》卷一,1936年,第73页、74页。

[2]汕头市地名普查办公室编,《老市》,见《汕头地名概况汇编》,1983年3月,第42页。

[5]徐长熙(徐子青嫡孙),《汕头徐氏(一本堂)宗亲掩护革命同志的故事》,2017年11月20日。

[7][8]陈春声,《汕头埠图说˙序》,见陈汉初、陈杨平《汕头埠图说》,2009年6月中国文史出版社,序第3页。

[9][10][11]温丹铭撰,《徐氏汕头大宗祠一本堂重修记》,见《徐氏汕头一本堂族谱》卷一,1936年,第75、76页。

[12]徐子青、徐少如《刊印徐氏汕头一本族谱序》,见《徐氏汕头一本堂族谱》卷首,第3页。

[13][14]温丹铭撰,《徐氏汕头一本堂谱序》,见《徐氏汕头一本堂族谱》卷首,第23页-24页。

[15][16]《一本堂昭穆奕世字行》,见《徐氏汕头一本堂族谱》卷一,第91页-95页。

[17]陈汉初,《“铁手名厨”林剑秋》,见陈汉初《字纸斋品潮集》,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12月第284页。

 

作者简介:陈汉初(1948- ),男,广东省文史研究馆馆员、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副理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