祠堂文化 相关文章  201811期首页

略论潮汕祠堂的历史文化价值及保护利用
陈卓坤


提要:潮人建造祠堂,历史悠久。潮汕祠堂,无论是方位格局、外部景观,还是内部结构、功能作用等方面都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和蕴藏着丰富的文化内涵,具有历史价值、艺术价值、教育价值和情感价值。祠堂文化有许多方面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应该继承和弘扬的。政府部门应该加强引导,注重传承,充分发挥祠堂文化在建设和谐美丽的乡村的积极作用。

关键词:祠堂  潮汕地区  历史价值  文化价值  保护利用

 

祠堂,是族人祭祀祖先或先贤的场所。潮汕人历来十分重视祠堂的建筑,因为祠堂是代表着一个姓氏的精神表徵。潮汕地区人口密集,多聚族而居,因此无论在城镇,还是在农村,不论规模大小,均各建筑有祖祠、宗庙。这是一种“怀抱祖德”、“慎终追远”,也是后代人“饮水思源”、“报本返始”的一种孝思表现。

一、潮汕祠堂的历史文化价值

祠堂是地方经济发展水平的象征和民族文化的代表。从民俗学家的角度看,祠堂是“用自己存在的方式诠释时代文明”;其传统文化不仅独特,是地方民间文化重要组成部分,是乡土文化的根,是家族的象征和中心,也是侧面反映历史时期社会稳定,经济发展,是政通人和,国泰民安的具体体现。潮汕祠堂,无论是方位格局、外部景观,还是内部结构、功能作用等方面都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和蕴藏着丰富的文化内涵。

1.历史价值

    潮人建造祠堂,历史悠久。明《永乐大典·卷五千三百四十三·祠庙》云:“州(潮州)之有祠堂,自昌黎韩公始也。公刺潮凡八月,就有袁州之除,德泽在人,久而不磨,于是邦人祠之。”“宋咸平二年,陈文惠公倅潮,立公祠于州治之后。”可见,早在唐宋时期,潮汕已有祠堂出现,不过那时的祠堂是为了颂念韩愈莅潮时的政绩,而建祠以祭之。宋元以后,潮汕一些有一定官衔品位的贵族也设立祠堂,追祀先祖,于是潮汕便出现了“望族营造屋庐,必建立家庙”(清乾隆《潮州府志》)。而庶民,法令是不允许建造祠堂的。至明中叶以后,朝廷才准许平民修建祠堂,民间建祠之风便兴盛起来,出现“聚族而居,族必有祠”。潮安磷溪的丁宦大宗祠、沙溪的名宦宗庙和刘氏家庙、饶平大埕的黄氏家庙、揭阳东门郭厝祠堂等便是在这一时期兴建起来的。至清代,潮人建祠之风更盛,出现了“大宗小宗,竞建祠堂,争夸壮丽,不惜赀费”(清嘉庆《澄海县志》)。清后期,还出现了一些华侨致富之后,回乡建祠,“怀报祖德”。著名海内外的从熙公祠,便是由旅马柔佛华侨陈旭年汇巨资兴建的。民国时期,各宗族为加强宗族团结,展示门风显赫,人材兴盛,也纷纷修建了一批祠堂。汕头市,这座1860年才开埠的新兴城市,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在市区就建有二十多间大宗祠。建国后,潮汕各宗族新建祠堂虽少,但近20多年来,重修祠堂之风又渐盛起来。

潮汕祠堂具有一定的历史文化研究价值。如普宁西社乡永思堂存有民国修建碑记,从中可以了解该祖源流及世系辈序,这对研究该族历史有很大的帮助。澄海后溪乡芳庄祠堂,堂正中入门埋有一口祖墓,这一现象在潮汕是极其罕见的。何以会出现这种现象?有何文化内涵呢?据乡里老者介绍是先有墓,后再有祠堂,但对其内涵却解释不清楚。是为了让子孙后代不忘先祖,保护好先祖坟墓?还是有其它涵义呢?这有待专家学者深入研究,透析其文化内涵。

2.艺术价值

整座祠堂从外到内都极其注重装饰,集嵌瓷、木雕、石雕、灰塑、壁画等工艺美术于一体,综合施用,交相辉映,从而达到富丽堂皇、雄伟壮观和自然和谐的建筑效果,可以说是一座艺术宝库。潮州市区的己略黄公祠、彩塘的从熙公祠为潮汕著名祠堂建筑精品。己略黄公祠以精美绝伦的潮州金漆木雕著称,所饰人物维妙维肖,花木鱼鸟,千姿百态。该祠已被国家公布为全国近代优秀建筑文物保护单位。从熙公祠以石雕见称,特别是石网绳、石牛索独运匠心地采用镂空的手法,其雕工之精细可以说是尽石雕技巧之能事。该祠2006年被国务院批准列入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潮汕祠堂的牌匾、石刻对联、碑刻等字,大多出自名家之手,苍劲挺拔,俊逸雄浑,骨力开张。楷、草、行、篆诸体,应有尽有,具有一定的书法艺术欣赏价值。如澄海区溪南镇南砂乡的魁南祖祠由岭南画派创始人之一、政治活动家陈树人所书,上华镇岛门村弘冈祖祠由清末落选状元、书法家、文章家朱汝珍所题,隆都镇陇美村的“黄氏家第”出自明代潮州文状元林大钦之手;饶平县大埕乡黄氏家庙,匾额“当代龙门”为明代潮州书法名家吴殿邦所写;潮州市庵埠镇官路村的“张氏家庙”四字墨宝,出自明代乒部尚书翁万达之手;潮南区胪岗埔尾村的“睦堂祖祠”门匾,为清末民国著名书法家华世奎所题;揭阳市地都镇枫美乡的腾晖公祠,前壁镌刻七律四首,为清末揭阳著阳诗人和书法家谢练所题。这些名人题写的祠堂书法雕刻,既为当地增添文化气息,提升知名度,也为书法爱好者提供一个欣赏和学习的好去处,而且对于地方史研究者来说,也是一份十分珍贵的研究资料。

3.教育价值

祭祀是族众间的一条精神联系的纽带,通过祠堂仪式活动,加强了血缘关系,联系了族众感情,强化了家族内部的凝聚力和向心力。特别是通过祭祖,提倡了子女对父母、子孙对祖先的孝道。

堂号、堂联是民间家族文化中的一种用以慎终追远、团结血亲、敦宗睦族的符号标志,它不仅具有向后代灌输一种文化意识的内涵,还具有敦促后代重视农业生产、重视教育、培养好下一代的教化功能。

各宗族的族谱多通过叙传、碑记等记叙历代祖先出类拔萃的事迹,为后人树立起效法的楷模,以激励后人奋发努力,光宗耀祖。

族规民约以伦理纲常之道,制定家族成员的道德准则和行为规范。如其关于“忠”、“孝”、“节”、“义”、“礼”的规定,关于修身、齐家、敦本、和亲之道,关于 “崇尚节俭”、“重视教育”、“济贫救灾”等规定,充分反映了族规民约对族众的教化功能。

此外,有的祠堂附设学校,族人子弟就集中在这里上学,让祠堂变为传授知识的课堂。如隆都镇前美乡的古祖家庙,便为原成德学校、前美小学和今幼儿园的教学场所。

4. 情感价值

祠堂把不同地域的有血缘的族众紧紧地联系在一起。通过祠堂祭祖活动,加强了血缘关系,联系了族属感情,强化了家族内部的凝聚力和向心力。族谱是维系宗族制度的精神上的纽带,是确认族众的血缘关系亲疏远近、防止血缘关系混乱的依据。

通过祠堂文化活动中的娱乐、宣泄、补偿等方式,使人类社会生活和心理本能得到调剂的功能。祠堂通过祠规民约的制定,对族民约束,对社会各种矛盾排解,对社会公共利益的调节,对族民利益冲突的调节起着难以想象的作用。在潮汕传统社会里,可以说祠堂是皇权与乡村之间的纽带。在皇权不下乡的古代社会里,乡村精英(地方乡绅)通过祠堂这个地方组织,有效管理着地方事务,与皇权形成良性互动,为我们展示了曾经和谐美好的乡村图景。

二、潮汕祠堂的保护及利用的意义

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祠堂被认为搞封建迷信活动的场所,被当作封建糟粕,从整体上予以否定。因此,祠堂常常被挪作他用,如改成贫民住房、供销社、学校、仓库等。“文化大革命”时期,祠堂作为“四旧”受到严重破坏,里面的楹联、匾额、雕塑等珍贵文物都被大量销毁,成为破除迷信的牺牲品。也有的地方因为无人管理,年久失修,祠堂倒塌或拆除改建,这对祠堂文化造成很大的破坏。直至80年代,改革的春风吹遍祖国大地,“寻根热”的兴起,祠堂又得以复兴。

作为一类社会文化遗产,祠堂在物质存在形式和空间活动场所的外表之下,隐藏着地方民众强烈的信仰习惯与文化认同。习近平总书记在一个重要会议上讲过:只有坚持从历史走向未来,从延续民族文化血脉中开拓前进,我们才能做好今天的工作。这对祠堂文化的研究,同样具有深刻的指导意义。不久前,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并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落实。《意见》指出:“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是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重大战略任务,对于传承中华文脉、全面提升人民群众文化素养、维护国家文化安全、增强国家文化软实力、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具有重要意义。”祠堂文化有许多方面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应该继承和弘扬的。当然,对于里面存在的“三纲”等带有糟粕的东西,应该持批判的态度,坚决弃除,保持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精华。政府部门应该加强引导,注重传承,充分发挥祠堂文化在建设和谐美丽的乡村的积极作用。

三、潮汕祠堂的保护及利用的建议

1.改变观念,提高认识。各级政府应当摒弃那种将祠堂文化视作“落后”文化的片面认识,充分认识到祠堂文化实际上就是儒家文化的一个部分,或者说祠堂就是一个践行儒家孝文化活动开展的场所,给祠堂文化一个性质定位,更好地教化百姓,传递社会正能量,维护社会稳定。

2.设立保护祠堂工作领导机构。市、区、镇、村人民政府要对乡村祠堂的保护工作引起足够的重视,设立专门领导机构,由文化、文物、城建、规划等部门领导和专家参加,明确各个层面的祠堂的界定标准、保护范围等,解决祠堂保护工作中碰到的问题。

3.全面开展普查和登记工作。对现有祠堂资源进行详细的调查论证,准确掌握其真实价值,选择代表性、典型性的申报为各级文物保护单位,并确定保护的责任单位和保护措施。对于尚未核定为文物保护单位的祠堂给予登记、公布,使其受到更好保护。还可联合申报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场所。

4.制定相应的保护性法规。要制定有关祠堂的保护管理条例、建筑修缮维护和开发规划管理办法,使相关工作做到有法可依,避免出现破坏历史文物的现象。要进一步完善法律规定,加大对违规违法者的处罚力度,做到执法必严。

5.确立正确的、全面的、先进的保护与利用理念。对祠堂的修缮和保护,要坚持“修旧如旧”的原则,不能为了发展经济而破坏环境、破坏历史上的优秀遗产,因为文物是不能再生的,一次破坏便是永久性的毁灭。在保护文物遗产本身基础上,还应保护祠堂周边环境风貌,增加保护容量。要运用现代营销理念推广祠堂,对祠堂文化资源进行整合、规划,然后进行包装、推介,使来潮汕的游客能愉快地接受文化的熏陶。

6.采取多种渠道筹集资金。保护、开发祠堂需要大量资金,政府应加大保护资金的投入。另外,光靠政府的力量是不够的,必须拓宽资金渠道:鼓励社会各界投资参与祠堂的保护性开发;争取国内外团体和个人对祠堂保护的援助;发动华侨后裔进行投资、发展旅游等,切实改变“只保不修”的状况。

7.完善祠堂日常管理工作。要建立完善市、区、镇、村四级文物保护管理网络,加强动态管理;要落实专人看护,防止祠堂内木雕、石雕等建筑构件被盗;要配备高质量的讲解员;在重要路段设立鲜明的街头地图,标明每个祠堂的确切位置和门牌号码;在通往每处祠堂的路上增设指示牌;在每处祠堂前树立解说牌,介绍一些先人、乡贤的生平事迹等,增强乡人的爱乡之情,奋发进取。

8.加大宣传力度。祠堂是宣传本土的稀有资源。文物保护部门要经常性地深入街道、社区、居委、乡村,进行多形式、多层次、全方位的宣传发动,在全社会形成保护祠堂的氛围,从而获得牢固的群众基础的支持。此外,报刊、电台、电视台等媒体应开辟介绍澄海祠堂的专栏或专题节目,全面系统的介绍潮汕祠堂文化,提高潮汕的知名度,吸引各界有识之士积极参与潮汕祠堂文化资源的开发工作,加速人文潮汕的建设进程。还可编撰出版一本潮汕祠堂文化的书。

9.合理利用好祠堂。合理利用是对历史文物的积极保护。保护是目的,利用是手段。可在祠堂内设置农家书屋;举办猜灯谜、行棋、唱潮曲等文娱活动;考虑将祠堂建成农具博物馆、生活用品展览馆、侨批文物馆等各类专题馆;依托祠堂举办文化讲座与文化沙龙,扩大社会影响力;请退休老师来为宗族内的子弟们讲授国学知识;通过祠堂举办联谊、参观、寻根等活动,增进海内外乡亲后代对家乡的感情,从而乐意捐资兴办家乡公益事业,促进家乡经济、文化的发展;通过祠堂所体现出来的先辈的创业精神和爱国爱乡精神,将其建成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有条件的祠堂应进一步丰富祠堂内部的展示形式,建成旅游景点向公众开放,甚至打造成为影视拍摄基地,如前美古祖家庙、南盛里蓝氏通祖祠等,更好地发挥其社会作用。

10.评选一批市、区级示范文化祠堂。不久前,汕头市为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潮汕优秀传统文化,丰富农村精神文化生活,树立良好的乡风家风,促进农村精神文明建设,评选出第二批“汕头市示范文化祠堂”。 各区(县)也完全可以在各镇(街道)推荐的基础上,组织专家考察研究,命名一批区级示范文化祠堂,促进乡风民风建设。

参考文献:

[1] 陈卓坤:《漫谈潮汕祠堂》,《潮汕文化摭谈》,九州出版社,2009年。

[2] 明《永乐大典·卷五千三百四十三·祠庙》,潮州市地方志办公室、韩山师范学院图书馆编印,2000年。

[3] 清乾隆《潮州府志》, 潮州市地方志办公室编印,2001年。

[4]《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2007.1.25。

 

作者简介:陈卓坤(1972- ),男,广东省澄海中学图书馆馆员,中国民俗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