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钩沉 相关文章  201811期首页

追忆汕头百年老街
陈胜生


提要:1860年至今的一个半世纪间,汕头涉历过三次以经济发展为蓝图的特殊且空前的经济改革时段:1. 1860年汕头开埠。1921年汕头埠与澄海分治设市。2.上世纪80年代初,汕头经济特区成立。3. 2014年9月15日,汕头华侨经济文化合作试验区成立。故此我们完全有充分的理据分析汕头老埠的历程,如何不忘初心,砥砺奋进,让汕头在国家前进的道路上充当好配角,作出更多的贡献。

关键词:汕头埠、老街、西港、西堤路、第一津街。

 

一、引言

1860年至今的一个半世纪间,汕头涉历过三次以经济发展为蓝图的特殊而空前的经济改革时段。

一、 1860年汕头开埠。在“五口通商”条约的阴影下,将汕头西堤路与永平路之间这一片区——“污莱未辟”的荒滩变成我国历史上的某种意义上的“经济特区”, 清廷为汕头埠配置了仅次于省而高于州、府级别的特别行政机构“惠潮嘉分巡兵备道行台”。开创了汕头埠与世界贸易接轨的新纪元。

直至1921年汕头埠与澄海分治设市。

二、踏入上世纪80年代,汕头经济特区屹立于龙湖区沙坦上,行政机构称为“汕头经济特区管理委员会”,历时约30余年。尽管与开埠的时代不同,但从某种意义上解释这是汕头第二次改革开放。

三、 2014年9月15日,国务院批复同意的汕头华侨经济文化合作试验区,更是东移雄起在刚围填的汕头东海岸上,行政管理机构是“ 汕头华侨经济文化合作试验区管理委员会”。此举开启了履行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一带一路”的战略意义,进一步深化汕头改革开放的新征程。

二、西港、牛田洋

要寻觅汕头老埠往迹,当从西港、牛田洋说起。

牛田洋与西港是汕头内海湾纵深腹地,是韩、榕、练三江交汇的出海口,具有风平浪静、利便船舶航泊,支持淡水给养、人员作息、仓储吐纳的岸地条件,伴随着汕头开埠,从梅溪、回澜溪 - 西堤 - 海关钟楼这道紧靠西港弧形的海岸线,“万国楼船”“云集鳞萃”,完全倚赖西港艚舶帆楫上的一条条跳板,构建了汕头老埠外贸集散地,赢来“通洋总汇”的美誉。这就是当年沙汕头得以开埠崛起的地利优势。

潮汕濒海,先民很早就有从事海上贸易活动之传统。据考郑和的海丝之旅多次以南澳为节点,今南澳岛还遗存有“三保公香炉”为证。另据揭阳《魏氏族谱》载:梅兜乡魏氏“先世大海公其子彪公以精于水而为三保公(郑和)招为水手”, 据此明代揭阳梅兜乡魏氏就拥有从事与南洋诸国间进行海丝贸易活动船队而发家的先例,可考揭阳梅兜魏氏及郑和的船队也离不开以榕江的出海口西港-地都-炮台内海湾一带为基地的可能性。[1]

三、西堤路

清末汕头埠首任道员张铣在为汕头巡道行署落成的《汕头巡道行署碑记》中指出:“汕头特海滨一隅耳。其水斥卤不可食,风沙晦冥,澒洞无际。十年前(指1857年)污莱未辟,居人捕鱼贩盐为业。茆檐蔀屋,落落数十家而已”。[2]

汕头开埠后,西片区的海岸线从海平路逐渐向西延伸而填充形成的西堤路,整条西堤路码头林立,提供了在岸货仓至洋轮之间客、货驳载流通功能,1926年西堤路得到成规模扩建改善。沿岸停泊了为数可观的木栈桥供内河小木船、“四肚”、“五肚”大型木船,而来自潮、揭内地的小吨位木船则直接泊靠岸边,仅靠一条尺来宽的木跳板按潮汐水位灵活调节船与岸的高低和距离。据不完全的资料,仅清末至民初经汕头港出入境的移民每年都超过20万人次,至于出入口货物更是难于铺陈。[3]

现今西堤路的海岸线又向西延伸了三、二百米,再筑上了可防百年一遇天灾的海堤及大型的轮渡码头,再加上让市民抒发老埠情怀的西堤公园·侨批纪念广场、1860文化创意园,更有礐石跨海大桥,西堤路已发展为兼有海、陆交通双重功能的现代化立体走廊。

海关地:永泰路与西堤路交口,是晚清 “红船湾坪地”遗址,据饶宗颐总纂《潮州志》载:“汕头初辟埠时(1867)帆船渐少,至光绪十三年(1887)帆船乃绝迹于汕头港,国人经营者则因循苟且,渐趋淘汰”。但由于十九世纪中期蒸汽机的面世,洋轮频繁东渐而致使以风为动力的红头船被淘汰匿迹。光绪十五年(1889)当局又在此地设立配置有武装检察船的“新关验货厂”,由此可看出西堤路在汕头埠位置的重要性。以后,该验货厂(新关检查站)由于码头岸线发展的原因舍弃而日渐荒废,而该湾坪地由清官府委万年丰会馆组织商家填平,由当地贫苦的搬运装卸工搭建“篷寮”、“枋厝”窝居,今街口有“海关地”路牌就是让我们忆旧的地名印证。

四、“四永一升平”和“四安一镇邦”

风生水起,汕头开埠。各地商贾、劳工涌向西堤路和永平路之间的这片热土——设置洋行、银行、招商局、码头、船运、钱庄、批局、货桟米行、客栈酒肆、烟赌妓馆……与港口商贸运作链相关的外贸营商业务等——编织近代海丝节点的摇篮。

而到了上世纪20年代前后,以陈慈黉家族为代表的不少殷裕侨商和国内各属翘楚相中了这片风水宝地,相继开发了大量的中西风格交融的多幢洋楼,一改汕头昔年棚屋陋楼;而且更合理地将其中几条狭窄零乱街道拓宽成“马路”间插于其中,如:致安街—至平路、和安街—安平路、昇平街—昇平路……明显地改善以往狭窄闭塞的交通困境;而地处闹市中的至平路、镇邦路、安平路、永泰路的临路楼房,又采用了仿巴洛克“骑楼”(五脚砌),既适应南洋热带气候又起着对道路和房屋之间的交通缓冲作用元素。

在每条街衢中各商家都少不了将商号招牌端端庄庄地挂在门额上,在石门框上刻上“万商云集”、“财源广进”、“财丁兴旺”之类的兆吉九叠篆文字门簮,入门客厅摆设典雅的酸枝炕床及桌椅茶具,内墙正中再挂上“大展宏图”的玻璃大镜和对联,大厅两侧的“双背剑”则是账房、库房……楼上则为家眷寓所,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显尽潮商诚信经营、宾至如归的中西融汇多元文化氛围。这30条东西走向与其间大量横向的街道罗织成当年汕头埠的外贸网络。“四永一升平”(永兴街、永泰街、永和街、永安街、升平街)、“四安一镇邦”(怀安街、怡安街、万安街、棉安街、镇邦街),就是这时段市井黎庶引以自豪的口碑。而整个片区又插入了多少洋行、买办代理商行。(见下表)

杉排路:杉木是昔年汕头城建设施不可或缺的材料:码头、桥梁、楼房的地桩、木屋的屋架-墙体-门窗最主要的建材,也是造船、电杆、日用家具、生活用具、工具……的原料。来自闽南、嘉应山区的杉木扎排沿韩江顺流而下,在回澜溪出海口登陆。而贮存、加工、贩销杉木的批零“杉行”集中而形成“杉排街”、“杉排路”。上世纪三十年代后杉排路的“杉行”逐渐消逝,遗下名存实亡的杉排路和杉排街。然而,随着清末汕头埠始有南洋的水泥(“红毛灰”)、钢筋的泊来,令汕头成为国内较早有钢筋混凝土高级建构的洋楼、码头、炮台、街道等工程设施的“特区”。

风围内:杉排路中段北侧与杉排一横街之间又有“风围内”小区(原全称“风围墙内”),原是海边一片洼地,作为木船的避风塘及杉排上岸的拆解点,因此在洼地周围打下一圈密集的木桩形成“风围墙”,以防四周建筑物填高的地基崩塌而填塞船坞。这片洼地塘口朝西临商平路,建国后由翻了身的入城搬运、码头装卸工人将洼塘填平搭建起简陋的“篷棚”、“枋厝”聚居而成小区,总面积约6000平方米,至今此小区建筑格局老貌几无变化。

天后左、右巷:因位于新建的天后宫(俗称“新妈宫”)南北两侧而得名,新妈宫是对应于升平路的原有的“老”妈宫而言,占地面积比现老妈宫开阔,抗战胜利后沿为警察第三分局、解放后再为市公安局同平分局、天后派出所,改革开放时原宫拆毁新建为永平路第一小学(该小学原在民初孔教会在升平路办的“时中中学”遗址)。但新妈宫建于何时笔者未考,可能与其相邻的南商公所的兴废有关。天后左、右巷文革期间曾改称新风左、右巷。

南商公所:南商公所是近代汕头出口商最早、最大的同业组织,以经营潮汕土特产出口为主要业务,抗战期间中止歇业。据谢雪影编著的《汕头指南》中记载:在1934年有工商登记的汕头市南商商号至少有一百家以上,基本上都聚集在“四永一升平”和“四安一镇邦”以及杉排路,对汕头近代经贸发展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是在陈黉利家族的倡导下,由汕头经营南洋商贸线的几家商家成立于清光绪十二年(1886)。位于毗临风围墙内北邻的商平路,现为海军工厂及原耀昌火柴厂工人宿舍。

五、第一津街

清光绪卅二年(1906)已见在汕头出版的《潮报》有“第一津街”入载。第一津街——是一条南北贯穿汕头老市区西片的街道。该街是从清末至民初逐渐兴旺完善的,1923年拓建后,因街头有新建永平酒楼而易名为“永平路”。

曾有人就“津:指渡口”猜揣:这条街的北面临回澜溪有小渡口,所以取名为“第一津街”,那可是贬低了第一津街的功能了。

广州市从明代至今犹存“第一津街”,至今我们还未闻见有广州的第一津街直通渡口码头的忆述,但只见周围有上、下九,第十甫,十八甫(粤语“甫”与“埠”近音同义,故“甫”作“埠”解)等等街道的依附帮衬,第一津街就是这片商贸街区的主动脉街道。因此我将“第一津街” 理解是随着渡口、码头的发展而衍生的整个街衢网络(埠)的大动脉——最重要的主干道。幸有汕头市荣隆苑-商平市场商住楼小区的开发者“留情”,在上世纪末拆建通津街(东从永平路到西堤路)时尚留存有一小段双重含义的、颇有意思的“通津街”的原貌遗留给后人追忆寻味吧!

而汕头市自19世纪末形成的第一津街——自回澜溪畔(今韩堤路)的原开明电灯公司至连结外马路的永平酒楼,故此汕头埠的“第一津街”一名相信是由此而来。从杂乱无章的小巷道陆续被裁弯削直,800米长街雏形初现,两侧酒楼旅舍、银行钱庄、买办船行、汽车运输、影楼报馆、百货文具、药房诊所、印务家俬、绸缎布疋、鞋帽成衣、山货干果、陶瓷茶叶、理发木器、柴米肉菜,罐头制作、发电供水、百业林立……无疑就是为以“四安一镇邦”、“四永一升平”为主体的这30来条相互垂直的街道及西堤路的“供给侧”。第一津街无疑就是老市区西片的南北主干道,也是当年粤东-闽南最具规模的商业总汇。这又佐证了第一津街与西堤路之间这片外贸基地无疑是汕头埠的对外经贸运作重心,为汕头市的后续发展铺垫了雄厚的基础。

六、汕头市的振兴

时过境迁,经过60年开埠的积淀,汕头发展到了一定的规模雏胚模式。在宣统元年(1909)的《汕头地图》中,见标有“ I M:customs  road”(海关马路)和“kialat  road”(崎碌马路)的英文名称,其余街道依然按以往街、巷旧称,由此推之,这是汕头埠“马路”开创之缘始。随着潮汕铁路的通车、黄包车在汕头街头的出现,撬动了当局筑建现代城市规模的宽敞、平坦“马路”的意识。

但由于遭受1918年7.3级地震、1922年“八·二”风灾的严重摧残,汕头埠四处断壁残垣、哀鸿遍野。1921年汕头与澄海分治设市,首任市长王雨若借鉴西方城市建构理念、引进广州城建规划模式,构筑颇具国际水平新汕头的蓝图,发动政商各界投资参与大规模拓改老市区交通网络,第一津街至西堤路之间的整个片区自然纳入汕头市首当其冲的改造范围。

上世纪20年代初汕头人口为8万人,1931年更是飙升到18万人, 1933年汕头港口吞吐量居全国第三位,商业之盛居全国第7位。随着1934年西堤路的拓展、中山纪念亭和南生公司的设立,市中心更是东移到小公园一带。整个20-30年代的汕头市的市政、工业、交通、经济……的升跃又标志着当年的永平路—西堤码头之间这一“经济特区”在开埠60年来的丰厚积淀,成为近代海丝的重要佐证和杰出贡献。[3]

七、不忘初心 砥砺奋进

今天汕头的地域、人口、经济、文明发展空前,但去年GDP仅为2080.54亿元,还低于不是特区的茂名、江门,仅为深圳特区22438.39亿元的十分之一。追忆百年老街沿革,寻觅百年老街的遗迹,映入眼帘的百载老街区依然还有“排排坐”、“踏步踏”的一片片残垣陋巷。凭着百年商埠的城建建构演绎的角度回眸:尽管汕头有丰实的特区基础和经验,但自从抗战开始到改革开放的1985年前后的半个世纪间,老市区的城市建设依然是缓慢、尴尬的结局,速度几乎近零。

针对小公园老街区的改造,选择具有历史文化价值及意义的开埠历史建筑进行“保育”与“活化”,众望所归,是今天的首选,从这里再得到借鉴、得教益、受启示、勇创新。凝聚侨心,激发华侨华人及其后代的爱国爱乡情结,如何以华侨定位于汕头的经济发展主力,自然是值得大家探讨、反思并付诸于改革的课题。当然也必须考虑到如何在创文的同时改善市民的经济得益,提升市民的文明新风貌,弘扬新时期 “红头船”精神。延续城市历史文脉,让老埠在创文征途中继续发挥应有的贡献,加快实施振兴发展、创新驱动发展两大战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发挥侨务资源优势,推进试验区高水平融入全球创新链。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力争把汕头发展成为引领全省、示范全国的“双创高地”。

“改革开放天地宽,砥砺奋进正当时。继续以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坚毅和勇气,开新局于新的伟大革命,在广袤的华夏神州,在广阔的世界舞台,开拓当代中国和中国人民新的更加宏阔的天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必将在改革开放的进程中得以实现!” [4]

参考文献:

[1]:《揭阳魏氏族谱》,梅兜村魏氏。

[2]张铣,《惠潮嘉分巡道行署》,饶宗颐总纂:《潮州志补编》第一册 古迹志(上)P48-49,潮州海外联谊会《潮州志补编整理小组》编印,2011年10月,潮州市湘桥文星印刷厂印刷。

[3]:《表十:1860-1934年汕头口岸进出口旅客统计表》,《潮海关史料汇编》,P238,中国海关学会汕头海关小组、汕头市地方志编篡委员会办公室,1988-11.

[4]:宣言,《改革开放天地宽》,《人民日报》,第一版,2018年08月13日。

 

作者简介:陈胜生(1945- ),男,广东汕头人,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