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域历史 相关文章  201811期首页

潮汕传统村落空间形态及影响因素研究
后雪峰 屈清


摘要:以潮汕三市传统村落为研究主体,运用田野调查法和GIS空间分析方法分析潮汕地区传统村落的空间分布及形态,并阐述形态演变的内外在影响因素。潮汕传统村落空间上表现为聚集分布,整体形态呈规模较大的团块状;村落内部空间以祠堂为中心,中轴对称,突出整体规划;村落建筑以“下山虎”和“四点金”为主;潮汕传统村落空间形态受到地理人文环境的深刻影响,潮汕平原是传统村落发展和延伸的基础;河流和人工沟渠影响村落的盛衰并与内部巷道走向保持高度的一致性;儒家文化和宗族制度是形成潮汕村落内部独特形态的重要因素;人多地少是外部形态演变的主要推动力;风水学说一定程度上对传统村落的选址、空间形态和历史变迁具有决定性影响。

关键词:潮汕;传统村落;空间形态;影响因素;空间分析;

 

传统村落承载了一个地域内社会、经济、文化发展的全过程,既保留大量有形的历史和物质遗产,又传承社会文化等精神资源,具有一定的历史、文化、艺术、社会及经济价值,应予以保护的村落。在长期的发展演进中不同区域形成了形态各异、千变万化的村落和建筑形态。潮汕地区自唐宋以来,特别是南宋经济中心南移和战争频繁,致使大量中原人口迁移到潮汕平原。经过世代经营,形成具有中原儒家文化印记,又兼容地方自然环境特色的大中型团状村落。随着城镇化和工业化的发展,潮汕传统村落空间形态上有所变化,但村落格局特别是村落建筑并没有被大面积拆除,相反近年来更加予以保护和修缮,这是传统文化和宗族观念的影响,研究传统村落具有现实意义。关于传统村落的研究,国内外学者主要集中在空间分布格局[1-2]、空间演化和影响因素[3-5]、传统村落价值[6-7]、保护和利用[8-9]等。既涉及民族学、历史学、地理学方面的研究,也有建筑学、旅游学等学科将其作为研究对象,取得了丰富的研究成果。研究视角既有个案研究[10-11],也有宏观研究[12-13],还有以个案为出发点,从整体上阐述有利于传统村落发展和保护的措施。关于潮汕传统村落的研究主要从村落的空间组织关系[14-15]、村落形态及演变[16-17]、传统民居[18]、宗族对村落布局的影响[19]等方面。总体上研究偏向建筑学、风水学,而交叉性的实证研究较少。本文以潮汕地区若干已被评为省级以上的传统村落为研究对象,先实地调查,获取手绘图,再使用GIS空间分析方法,以个案归纳总体,从宏观论证微观,并结合历史学、风水学有关知识,阐述传统村落的空间形态和影响因素。一方面总结潮汕传统村落特色,一方面探索保护措施,为潮汕传统村落开发和保护提供切实的方案。

一、研究区域概况与数据来源

1.研究区域概况。文中所指潮汕地区,位于广东省东部沿海一带,包括潮州、揭阳、汕头三个地级市。全境位于22°5′N-24°14′N,115°36′E-117°11′E之间,北回归线从中穿过。潮汕地势自西北向东南倾斜,西、北、东边境多山地,中间为丘陵,最高山凤凰山位于潮州北境,高1497m;南部沿海地区有韩江、榕江、练江、凤江等形成的几个冲积平原,约占本地区总面积的1/3。境内有韩江、榕江、练江3条5级以上河流,还有饶平的凤江、惠来的龙江、普宁的洪阳河等众多中小河流,构成了叶脉般的水道。其中4级河流韩江,全长470公里,流域面积3万平方公里,为广东省第二大河;潮汕全境属南亚热带季风气候,年温差和日较差均小,年均温约21.3℃,年日照2000小时以上;降水丰沛,年平均降水量达1500mm;森林覆盖率约30%,高于全国12%的平均水平,多分布于北部山地。2016年度,潮汕户籍人口约1475万,全民生产总值约5090亿元;厦深高铁线贯穿全境,境内设站5个;G15沈海高速、G78汕昆高速已通车,并有多条高速在建;潮汕机场是广东省第三大民用机场;拥有具备万吨通航能力的港口三个,分别是汕头港、潮州港、揭阳港。

.数据来源。本研究数据来自5个方面:(1)经过GPS坐标定位的潮汕三市范围内的传统村落共计46个。其中国家级“传统村落”9个、省级41个;(2)采用国家已公布的1:400万行政区划界线图并结合当前行政区划现状进行调整;(3)在地理空间数据云获取三市空间分辨率为30m的数字高程数据;(4)三市2016年统计年鉴;(5)实地调研,结合谷歌影像解译并自绘单个传统村落形态的平面图。研究思路是将选定的传统村落使用GPS实地定位和谷歌数字地球坐标校准,结合ArcGIS10.2软件有关空间分析方法,矢量化传统村落点,与行政区划界线图进行叠加分析,得出传统村落空间分布图和密度图,根据实地调研并使用ArcGIS10.2自绘不同的传统村落概貌和空间形态要素,结合区域社会经济数据和文献资料,探讨风水学说、宗族观念、人口密度等对潮汕传统村落发展与保护的影响。

二、空间分布特征分析

1.空间分布类型。将已公布的涉及潮汕三市区4个批次的“中国传统村落”和5个批次的“广东省传统村落”进行坐标定位并矢量化处理,得到潮汕传统村落数量统计表(表1)。传统村落点与潮汕行政区划图进行叠加,得到潮汕传统村落空间分布图(图1)。由于传统村落面积和人口对传统村落发展和保护有显著影响,故统计出最小的传统村落面积、最多的人口数等数量统计指标,以展现潮汕传统村落资源承载能力。

潮汕地区人口多达1000多万,公开统计的行政村和居委会近4000个。根据表1,潮汕地区国家、省级传统村落数量偏少,仅占0.8%,说明潮汕地区传统村落的开发具有较大潜力,也反映申报省级以上传统村落的动力不足。揭阳市由于面积大,传统村落数量较多,但与其他地区相比并没有绝对优势,仅高出0.3%,说明潮汕传统村落开发和挖掘存在整体上的滞后性。同时,最小传统村落面积仅仅1.8 km2,和其他地区相比,潮汕地区传统村落面积较小。最大传统村落人口约1.5万人。潮汕平均人口密度1500人/km2,人口密度极大。一方面宏观上说明地区资源承载压力大,另一方面整体上开发的空间大。潮汕传统村落人口基数相比其他地区较高,传统村落并无明显的空心化现象,重修和重塑的可操作性较强。

从图1看出,潮汕地区传统村落主要分布在平原地区,海拔低,可延伸空间大,横向扩展较便利。村落的选址优先考虑平坦的地形,便于农田开垦,可优先发展农业。同时,离江河垂直距离近,或者有水渠和小溪连接,不仅有利农业灌溉,也可便捷的获取生活水源。传统村落的产生具有优先考虑有利农业发展的自然驱动因素。同时,充裕的水源让部分传统村落可选址在依山傍水的地方,符合传统风水布局,具有传统村落风水学说影响的普遍共性。

2.空间集聚区域。根据图1的潮汕传统村落空间分布,直观显示出传统村落受到自然环境、儒家文化等因素的影响。自然环境具有区域性,传统文化也具有地域性,这就导致潮汕地区传统村落的空间分布密度存在区域上的差异。通过使用ArcGIS10.2空间分析工具中的核密度模块对46个传统村落进行核密度分析,生成潮汕传统村落的核密度图(图2)。由图2可知,潮汕传统村落形成以韩江中下游和榕江中下游沿岸为2个核心密集区。距离河流垂直距离不高于5KM,且紧邻老的商业区。水源充足,地形平坦,历史悠久,商业氛围浓厚,有特色的区域性产业。如韩江中下游的潮州城区历史悠久,民国前一直是区域政治和文化中心,形成较多古老的村落;澄海区改革开放以来加工制造产业发展迅速,为传统村落保护和修缮提供强力资金;榕江中下游的榕城区聚集大量传统村落与优越的自然条件以及悠久浓厚的人文环境密不可分。北部和西部地区较为稀疏,主要是山脉丘陵多,开发有限,少有大型古老村落。

三、空间形态特征

1.整体形态呈团块状。将搜集的遥感卫片解译,结合谷歌地图对照和实地调查,发现潮汕村落形成了连绵不断的大型聚落片区,宏观上呈团块状(图3)。由图3看出,团块状的聚落片区外观上是一个整体,内部没有明显的界线。聚落片区主要受到公路、河流、山脉的切割,这些景观要素的分割使聚落区呈现团块状的特征更加明显。聚落区内部由大小不一的行政村组成,并没有明显的界线,从形态上很难辨别,需要大比例尺的行政区划图对照才可准确定位并精确区分。这种团块状聚落区与其他区域散点式的村落形态有明显的差异,从侧面上看出,潮汕村落在界线上是模糊的,没有清晰界线和内部景观标志。潮汕村落间同时具有同质性,大量村落实际上具备目前认定传统村落标准的部分特征,具有历史上的相似性和现实上的一体性。由于人文因素特别是村落名人影响和典型性历史遗迹保存的差异导致大量村落不具备完全意义上的传统村落认定标准。在实地调查中发现已经认定的省级、国家级传统村落仍然镶嵌在大量村落之中,并无单独成一体,在整体上形成团块状特征。

2.以祠堂为中心,中轴对称。潮汕传统村落个体上较为规整,内部空间整齐,以主街道和巷道为主体框架,巷道是村落的肌理和血管(图4)。房屋沿着主道和巷道两侧分布,是村落的最重要的景观。房屋主要由公共建筑和民居组成,公共建筑以祠堂和家庙最为典型,数量少但规模大;而民居面积较小,空间狭小居多,最小尺度为单间包裹于巷包之中,并且以单间自成一体形成的家庭并不鲜见。由图4可知,潮汕传统村落是必然有祠堂的,部分村落家庙和祠堂并存。潮汕村落以单姓为主,一村基本上一个种姓独大,所以最大姓的祠堂基本是全村主祠堂。祠堂数量不等,全村向主祠堂聚拢并分列四周。主祠堂处于全村中央,即位居最核心,风水最好的地段。潮汕村落中央位置在景观上可以是村落中心,也可是村落最前沿的中间位置。以主祠堂为标志,房屋建筑向四方散开,潮汕传统村落建筑带有明显的以祠堂为中心的特征。发散的网络由主干道和巷道构成主要元素,具有传统建筑中典型的中轴对称,相列分布的特点。家庙也是很多潮汕传统村落不可缺少的,家庙数量各村不一,较主祠堂多,由宗族支脉细分后追封某一世祖所建。家庙是宗族分化的结果,一定程度上削弱宗族整体凝聚力。但主祠堂扮演着凝聚宗族力量的主要载体,重大公共事项裁定和祭祖均在祠堂完成,潮汕宗族势力尾大不掉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主祠堂作为宗族规则和并执行事务裁决的场所。

3.面向池塘聚拢,池塘兼具信仰崇拜多重属性。风水学说对潮汕传统村落的选址和布局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潮汕传统村落多依山傍水而建。水是形成潮汕村落不可缺少的元素,以河流小溪为主,最次之也会人工挖掘一较大池塘,大池塘连接护城河(或水渠)。潮汕传统村落十之八九面朝主池塘,村落建筑向池塘聚拢特征明显(图5)。池塘面积一般较大,水位较深,形状各异,多以半月形。池塘与村落建筑间主要以一个面积巨大的平坝连接,平坝是人们生产生活的重要场所,曾作打谷子和晒农作物的场地,现作迎老爷、村民娱乐场所。池塘和平坝周边古树遍布,现主要是老人的乘凉休闲之所。池塘和平坝中心连接点沿岸立有香炉和石碑,香火最旺,池塘四周的角落也遍布着单一的香炉,无其他设施,席地可烧香跪拜求神保佑。池塘一角多有老爷宫。老爷宫和单设香炉四季香火不断,村民来往不间断。池塘不仅为村落提供水源,配套活动场所,也是潮汕人精神信仰释放的重要场所,具有信仰崇拜等多重属性。

4.沟渠密布,巷道和沟渠走向呈正相关性。潮汕传统村落内部巷道密布,整齐而规则。与巷道同向走势,沿建筑物分布着大量沟渠,沟渠内水流不断,形成密集水网(图6)。村落外围以较宽护城河包围,长短不一,宽在3-6米区间,承担着沟通村落与外界水流交换的功能。村落内部不同方位由沟渠与护城河连接,向四周扩散。沟渠较窄,在0.5米范围内。沟渠有明渠和暗渠之分,明渠一般提供生产生活用水,曾作为饮用水源;暗渠一般埋藏地下,如同现在的下水道,是废水废渣的排出通道。明渠和暗渠共同组成村落水源与外界交换的媒介,具有重大的作用,兼具有科学性,反映古人较高的智慧。明渠大部分与巷道同向延伸,长短一致,最后连接到独立院落之中。沟渠和巷道并列分布,一方面在建设上可减少成本,节约时间,另一方面可营造有路就有水的诗意栖居环境。

5.建筑物多“下山虎”和“四点金”独立成院落状。潮汕传统村落建筑物多以“下山虎”和“四点金”为主,形成独立四合院落(图7)。四点金基本形态是由前厅、天井、后厅组成一个方形的院落,四周由高大院墙连接,组成与外界隔绝的封闭空间。前厅和后厅两侧各有一房,四房俗称“四点金”。更复杂的潮汕院落由“四点金”周围镶嵌巷包,多三进深,甚至四进深院落。“下山虎”相对“四点金”主要存在前厅无侧房的差异。“下山虎”在农村较为普遍,深受普通家庭的喜爱。后厅也叫主厅,是家庭祭祖、接待和议事的场所,具有十分重要的功能。规模宏大的祠堂和家庙的基本构造也是以“四点金”的基本形态为基础,相比普通民居,规模更大,装饰更富丽。天井不仅仅是活动的场所,也是封闭空间与外界连接的窗口,有利气流、阳光的顺畅交换。内设有水井,招财纳气,养育后人。天井的高度比两侧房屋稍低,犹如一坑,四角有暗管与外连接,具有顺利排水的作用。屋顶多由灰塑和嵌瓷组成,有装饰的艺术美和风水上抵御不吉的功能。“下山虎”和“四点金”是潮汕传统村落重要的特色和元素,孕育着古人的智慧和儒家文化的印记。

四、影响因素分析

1.自然因素。潮汕传统村落空间分布上沿大江大河,依山傍水,宏观上呈团块状的基本形态主要是受到自然环境的影响。由于潮汕地区北部多山地,南部形成潮汕平原。村落主要聚集在潮汕平原上,可平面向外延伸,景观元素单一,较难切割并利于组成巨型团块状村落,平坦的地形也为工农业发展提供廉价的土地开发条件。潮汕地区季风气候明显,多台风,降雨四季并不均匀,生产和生活用水仍需河水调配,河流对传统村落的发展至关重要。在沿江沿河的地区,易形成历史悠久的传统村落。由于整体气候上较为潮湿,深受海洋水汽的影响,大量的山脉丘陵地带居住并不舒适,形成较为稀疏的传统村落区。自然因素造就潮汕传统村落的基本形态,也是人为营造内部形态的重要支撑点。

2.人文因素。潮汕传统村落在微观上内部巷道整齐,中轴对称分布,沟渠密集及池塘的基本形态和地域人文环境是密不可分的。潮汕地区人多地少,资源有限,竞争较为激烈。较高的人口密度需要一套规则和系统来处理资源的配置,需要团结宗族势力对外争夺资源,对内调解分配,宗族势力对村落内部形态的影响是深刻的。为凝聚家族向心力,需要建造祠堂作为商议重大事项的场所。造成祠堂在村落中处于十分重要的地位,民宅以祠堂为中心,四周辅之。宗族权威力量会主导村落整体布局和规划,相比其他地区的村落更对称、更整齐、更协调,这也为营造发达的巷道和水网提供可能。同时,人多地少也导致土地资源紧张,人均居住面积狭小,一定程度上形成细腻而保守的性格。由于封闭的自然环境,与外界沟通长时间仅有水道,造成与外界沟通的不畅,不仅有利大量传统文化的保存,也造成风水学说的兴起和多神崇拜的流行。在狭小的空间里为营造舒适的环境,对家人安全和事业顺利的诉求动机是强烈的。风水上追求“天人合一”的思想促使大量潮汕人对风水环境的独特情钟,导致依山傍水的村落选址,建筑物面向池塘聚拢,营造沟渠河网,打造别致四合院落的动力也就较强。三山国王信仰的流行不仅是人多地少,资源竞争激烈受挫在精神上寻求寄托的结果,也是为获取更多优质资源的自我诉求。拜神文化多以女性为主,这也与潮汕传统文化浓厚,女性地位低下而寻求精神慰藉密切相关。

5结论与讨论

1.结论。潮汕传统村落多集中在韩江、榕江中下游距河流5KM范围内的高度密集区,其空间形态有以下特征:(1)潮汕传统村落宏观上基本呈团块状,若干村落组成巨大的聚落片区。主要原因是潮汕平原不仅可承载高密度的人口,也便于居民点的平面延伸;(2)潮汕传统村落遵循依山傍水的选址规则,整体上表现山水古村的基本布局形态,受到“天人合一”风水学说的影响;(3)潮汕传统村落以祠堂为中心,中轴对称,整齐规划,陈列有序。封闭的地理环境和传统文化的良好保存形成了强大的宗族势力,宗族权威的实现需要一个气势宏大的祠堂为行动场所,不仅建立规则和资源分配,还指导村落整体营造和布局;(4)潮汕传统村落建筑物向最外围的池塘聚拢,池塘具有信仰崇拜多重属性。有村落必有池塘,池塘不仅可调配水源,也是烧香拜神的重要场所。人多地少造成资源紧张的状况不仅促使受挫者寻求精神寄托,也为渴望更多资源获取提供精神扩张动力,衍生出在池塘周边的拜神文化;(5)潮汕传统村落建筑多以“下山虎”和“四点金”为主,精致而封闭。地域环境的封闭往往会导致小空间的封闭,小空间范围内追求舒适就需要在精致上下功夫。潮汕传统村落的基本形态深受自然环境和人文因素的影响,共同造就外观和内在文化上呈现的基本形态。

2.讨论。潮汕传统村落空间形态具有明显的区域特色,独特的元素内涵需要深入研究。由于当前学者关注较少,相关文献不足,在研究方法和资料获取上需要进一步探索。本文研究的潮汕传统村落以当前被评上的省级、国家级传统村落为对象,相对庞大的行政村,样本量仍然存在不足,后续研究需要增加样本量。在空间形态上,主要归纳5个方面的形态特征,其他特征仍需深入挖掘。虽然潮汕传统村落整体上具有共性,但区域内部上的个性差异也较为明显,在空间形态上对潮汕传统村落先整体分类,再以类别阐述个体形态特征,这是十分重要,也是必要的,下一步将以此深入研究。同时,宗族势力和人多地少的地域环境对空间形态上建筑物特别是祠堂的位置分布、信仰崇拜的缘由之间的关系,本文研究不足,需要进一步理清,需要论证造成的主导因素,并一一对应,更具体的加以分类阐述。对潮汕传统村落目前的现状和保护方案加以研究是必要的,这方面的后续研究也要加强。

参考文献:

[1]刘大均,胡静,陈君子等.中国传统村落的空间分布格局研究[J].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2014,24(4):157-162.

[2]李伯华,尹莎,刘沛林等.湖南省传统村落空间分布特征及影响因素分析[J].经济地理,2015,35(2):25-29.

[3]高媛,但文红.苗族传统民居建筑空间功能与秩序化[J].贵州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4,12(6):189-194.

[4]后雪峰.基于GIS的潮汕乡村聚落空间演变特征与地理因素相关研究[J].广西师范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2016,(4):127-133.

[5]熊梅.中国传统村落的空间分布及其影响因素[J].北京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4,16(5):153-158.

[6]杨锋梅.基于保护与利用视角的山西传统村落空间结构及价值评价研究[D].陕西:西北大学,2014.

[7]杨丽婷,曾祯.古村落保护与开发综合价值评价研究——以浙江省磐安县为例[J].地域研究与开发,2013,32(4):112-122.

[8]王梦娜.传统村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研究[D].湖南:湖南师范大学,2014.

[9]李枝秀.古村落保护模式研究——以江西为例[J].江西社会科学,2012,(1):238-240.

[10]何依,孙亮.基于宗族结构的传统村落院落单元研究—以宁波市走马塘历史文化名村保护规划为例[J].建筑学报,2017,(2):90-95.

[11]龙初凡,周真刚,陆刚.侗族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路径探索——以黔东南黎平县为例贵州民族研究,2017,(1):83-88.

[12]苏毅南.山西传统村落与传统民居空间形态研究[D].山西:太原理工大学,2016.

[13]林莉.浙江传统村落空间分布及类型特征分析[D].浙江:浙江大学,2015.

[14]陈中,沈陆澄.潮汕传统村落空间的生产与保护规划研究——以汕头市沟南村名村建设规划为例[J].南方建筑,2015,(4):29-34.

[15]陈杰锋.潮汕传统村落街巷与民居空间系统的自然通风风组组织织研究[D].广东:华南理工大学,2014.

[16]周圆.汕头市凤岗村景观空间形态研究[D].广东:华南农业大学,2016.

[17]卓晓岚.潮汕地区乡村聚落形态现代演变研究[D].广东:华南理工大学,2015.

[18]贾佳一.粤东潮汕地区农村住宅自然通风研究[D].广东:华南理工大学,2012.

[19]张丹薇.基于文化地理学的潮安县传统民居研究[D].广东:华南理工大学,2014.

 

作者简介:后雪峰(1987— ),男,揭阳职业技术学院硕士、讲师。

基金项目:广东省哲学社会科学“十二五”规划2011年度项目,项目编号:GD11DL06。2017年度潮汕历史文化研究课题结项成果,项目编号:17LW06。揭阳职业技术学院2016年度教育教学研究课题,项目编号:jyc2016Y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