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记忆相关文章  201802期首页

祠堂里暹罗往事
陈斯楷


潮汕乡村,最重要的文化标记是祠堂。崇宗祭祖、婚丧寿喜、宗族会议,都在这个神圣空间举行。祠堂建筑的营造,巍峨雄伟不下于宗教场所,以此象征宗族的影响力。嘉庆《澄海县志》载:“大宗小宗,竟建祠堂,争夸壮丽,不惜资费。”可见澄海的祠堂建筑在清朝已经蔚为规模。

作为宗族聚落的灵魂、宗法精神的化身,潮汕祠堂建筑严格地“遵古法制”,体现最正统的礼仪。但在樟林塘西,却有一座前卫的中西合璧祠堂“起凤陈公祠”。

起凤陈公祠也称陈德茂祠,由饶平黄冈陈德茂的儿子陈欣木、大孙陈燕臣建于民国十年(1921)。祠堂坐东北向西南,总面阔14.2米,总进深27.9米。主体建筑为土木结构硬山顶,共二进。大厅立德堂面宽三间,进深三间,横梁描金漆画,木雕、石雕精美。祠堂配有金漆神龛(已毁),杉木地基交叉叠放,十分坚固。以起凤陈公祠为中轴,书斋(别墅)、大夫第(大厝)和花园分别在东西两侧营建,当地人称为“德茂内”,“内”就是潮汕话“家”。

去国怀乡,慎终追远。侨乡祠堂是华侨寻根意识的体现,也是海内外家族精神的维系体,祭祖香火里氤氲着家训家风的传承。起凤陈公祠大门正中为《朱柏庐先生家训》全文,两侧楷体碑刻王阳明家训《示宪儿》。立德堂柱石镌刻对联“立身行道足扬名须知踪追文范,德星庆云先兆瑞伫见派衍樟林”、“立如斋僾见忾闻总要极于诚感,德不孤左宜右有自能保乎子孙”、“立陈纪纲万古羹塘真如现,德承宗祖千秋兰桂永腾芳”。祠堂配套建筑的“哲谋广居”的墙板,由晚清秀才张江柳题写格言教诲。整座祠堂堪称不可移动的书法展,一字一句凝聚对后代子孙的无声教诲。

“番畔钱银唐山福”。侨资侨汇的注入,在樟林掀起两次房地产建设潮,第二次潮流从民国建立持续到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欧洲大陆战事激烈,未受波及的东方殖民地、半殖民经济反而得到发展,海外致富的华侨纷纷汇款回乡置产起厝,大家族的成片产业直接形成社区(里),德茂内就是樟林二十八个里之一。

这时期的建筑审美欧化更加明显,祠堂的配套建筑书斋“哲谋广居”、“向荣别墅”使用进口花瓷砖与科林斯柱式;镶嵌玻璃门窗的拜亭、天使与蝙蝠同时浮现的门楼、欧式蓄水池与古老水井并存的取水系统,极具中西合璧韵味;书斋隔壁的大厝“大夫第”,门框灰塑甚至出现一位身着束腰百褶裙、戴礼帽、撑洋伞的欧洲游船贵妇。

最为特别的是一种粉蓝色的运用。家家都有“蒂芙尼蓝”,房梁、门簪、窗户、斗拱,樟林乡里迷之流行,犹如城市规划。潮汕民居建筑主体多为黑灰白色调,细部装饰如嵌瓷、壁画,又是高饱和的民间艺术色彩,小清新的新审美从何而来?

原来,“蒂芙尼蓝”是“南洋蓝”,早在19世纪就流行于东南亚。泰国王宫、柬埔寨寺庙、新加坡国会大厦、越南西贡的别墅都有蓝迹;哲谋广居、向荣别墅的拜亭,是普吉岛整座蓝屋的复刻;蓝屋伴侣“百叶窗”也大规模登陆樟林塘西。暹罗潮商与在暹从事建筑业的华工,充当了引进南洋欧风的“水客”。

近一个世纪后,一位从暹罗踏上故土的老兵,在志愿者的陪同下来到了德茂内。这里是抗战时期潮澄饶抗日自卫总队二大队的驻地,二大队中尉衔书记吴仁平是迄今发现的军衔最高的潮籍抗战老兵。吴仁平的这支队伍,参加了潮汕抗战的整个过程,从1938年的南澳抗战,到1939年的反攻澄海、反攻潮州,1940年澄海沦陷之后,反复与日寇拉锯,最终在南澳岛接受日寇投降。

抗战胜利后,吴仁平携家赴泰。六十八年间,他没有学习泰语、加入泰籍,“我是中国人”。2015年,志愿者筹资帮助吴仁平回到阔别多年的故乡澄海。在哲谋广居,吴仁平无意发现墙板题字者正是自己的老师。当年兵马倥偬不及细辨,梦回唐山,竟可重逢。清晰如昨的颜体小书,一如乡音无改,讲述了德茂内家族故事以外,一段烽火抗日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