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旅故事相关文章  201802期首页

两年创造十五亿——
“90后”汕头妹陈安妮和她的漫画巨舰


看到这人山人海的排队场面,如果你以为是某个小鲜肉的见面会,那就大错特错了。这是2017102日广州CICF漫展上“快看漫画”APP的作者签售会。现场竟然来了一万人,卖出7000本书,完全刷新了业界对漫画行业的认知。而在这背后,是年仅25岁的汕头姑娘、新锐潮商陈安妮。很多人对她的了解,都是源于微博上那个内容暖心、画风可爱的漫画家“伟大的安妮”。

她从网红漫画家转型为创业者,她的“快看漫画”APP创办不到三年,已经占领了近一半的市场份额,比腾讯动漫等巨头加起来还多,估值超过15亿!

时至今日,已经没有人提起“快看漫画”刚刚创办时铺天盖地的讽刺和咒骂。当年,网友的一句评论“真正该死的人应该是陈安妮!”令她几近崩溃,泪流满面;她还被网友称为“梦想婊”,但如今这个词的定义却因她而改变……

喜爱画画却因家境困难而拼命读书;妈妈心脏病、爸爸车祸住院,她不得不捡起画笔支撑家庭,却意外成为网红;明明可以获得稳定收入,却赌上全副身家,走上创业道路;公司小有起色却陷入侵权风波成为众矢之的……

一路走来,陈安妮走得并不顺畅,但她很享受这峰回路转的人生。对于她来说,最害怕的事不是失败,而是将自己一直包裹在小小范围中。

梦想曾只剩1%的微茫

10岁的陈安妮喜欢画画,但妈妈被查出心脏病没钱住院。在学费都成问题的情况下,学美术的梦想被搁浅,沉重的家庭负担,让她早早地懂得了眼泪的份量。从那以后,安妮相信,唯有努力学习,才能让妈妈过得更好。于是,她拼命学习,直到2011年安妮从汕头市金山中学南区分校考上了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的国贸专业。

像大多数新生一样,她活跃于各种学生社团,让自己每天忙得不可开交。一场意外,让安妮的生活轨迹被彻底改变。大一暑假时,父亲出了一场车祸,断了好几根肋骨,家里的收入来源被彻底切断,整个暑假安妮都在医院陪护。这件事对她影响比较大,性格也变得内向。

这时,有人找到她,以30元一幅的价格买她的漫画。于是,陈安妮向同学借了500元买数位板,开始大量兼职画漫画。开学后,她退出了所有的社团,每天除了上课,就是宅在宿舍,成为“宅女”。她的画作以大学生活为灵感,把大学里的糗事、搞笑事、小感悟画出来。

《广外班导使用手册》、《2在广外》、《安妮与王小明》……一个接一个的系列,很有小清新的风格、充满了很“燃”的话语,从广外火到大学城,从广州火向全国,粉丝数很快达到800万!

还记得当年广外人手一套的《2在广外》明信片么?

“第一桶金赚了200块,这让一直不支持我的妈妈非常意外,倒是爸爸显得不以为然。”孝顺的安妮赶紧用这笔钱给爸爸买了一双皮鞋,意图“贿赂”。接踵而来的网站、杂志约稿,也让她初尝成为一名画手的甜头,她不仅出版了多本漫画著作,还斩获了有“华语动漫奥斯卡”之称的金龙奖。

2014年,毕业季来临,此时的陈安妮只需要画漫画、当网红就可以年入百万,买一间大房子,与父母过上稳定的生活,但身为潮汕人的安妮,骨子里依然浸透着乐于挑战的理念,她决定:重新创业!

充满争议的创业之路

安妮曾表示:“我不希望自己全身心地投入漫画事业,因为我觉得人生还有各种可能性,没必要把自己局限在画漫画上”。20143月,很少出远门的安妮,一个人拖着行李箱,来到北京,与12位一起创业的小伙伴租了一套房子,正式成立了自己的公司。

最初找投资时,几十个投资人全拒绝了她。他们要么不看好动漫市场,要么不相信一个“网红”能当CEO,唯一愿意入股的,是相熟多年的一个朋友,而他的理由也只是“相信她的为人”。陈安妮则把自己全部积蓄拿了出来,共凑了几十万元。初到北京,安妮几乎一个人也不认识,连做APP需要的技术人才都找不到。她用了最笨的办法,上QQ群搜索关键字“技术”,进群后拽住某个人就狂聊,再约出来见面继续狂聊,然后又逼着他介绍其他人给她认识,就这样慢慢打开了局面。

缺乏管理经验及充足的资金,公司一度面临破产,用安妮的话来说,在那三个月里,大家投入了99%的时间、精力和金钱,好不容易终于捱到产品上线。20141213日晚926分,安妮在她的微博上发布了短篇漫画《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宣告快看漫画APP正式上线,微博短时间内获得数十万转发。随着这篇漫画火起来的,还有她的APP,快看漫画的下载量在当天就增加了30万,接下来的几天都以20万的速度增长,没过多久就突破了100万大关,这是多少APP靠砸钱都做不到的结果啊!

然而,安妮却陷入了舆论的漩涡。团队开发的移动端漫画APP中,有的作品没有署原作者名字,有的只写了佚名,甚至曝出公司在声明中造假等问题,安妮成了为赚钱而无视版权的人,网上的骂声铺天盖地。当时一国内知名青年漫画家因积劳成疾猝死在出租屋里,一条评论称:“那个漫画家不该死,真正该死的人是陈安妮!”获得上千条赞……

公司终于拿到投资缓解了资金紧缺,但安妮又面临更严峻的挑战。由于之前的风波,作者们不愿授权,内容急剧减少,阻碍着新公司拿到下一笔融资。当整个团队都“非常理智地沮丧”时,只有安妮一个人“很不理智地乐观”。安妮甚至每天都会给他们打鸡血:“我们要做中国的迪士尼,这点小事儿算什么?”安妮曾写过,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她像疯了一样,去争取能让这个公司继续生存的机会,直到下一年的2月,公司才真正签下第一个版权代理的漫画家。随着有互联网产品工作经验的成员的加入,公司逐渐走上了快速的发展道路。

网友对她口诛笔伐,说她是“梦想婊”,她却朝着自己的梦想大步前进,获得了一轮又一轮高额的融资。

安妮创立的漫画APP,创造了一系列令人惊讶的数字,用户已经超过9000万,已完成2.5亿的C轮融资,估值超过15亿元。 

安妮在演讲时,回忆起一次团队开会的场景——我说:“我们要做全中国最好的漫画平台”,他们一听,都笑了。我又说:“我们要把漫画作品全部变成游戏和影视作品”,他们一听,又都笑了。我又说:“我们要做一款拥有 1000 万用户的互联网产品”,他们笑得更厉害了,我最后说:“我们要成为中国的迪士尼”,他们说:“还是洗洗睡吧”。现在,成绩有目共睹:陈安妮不是完美的创业者,但迎着一波波质疑的浪潮,她逆袭而上,将自己的梦想一个个实现,取得了不俗的成就。对她而言,在有限的人生中,不断去拓宽自己对世界的认知,触摸这个世界的边疆,才是最重要的,就算梦想只有1%的微光,也要用它去照亮黑夜。

最后,不妨再来看看吹响她创业号角的那篇漫画《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一直在努力的同学们,还请你,为了你的1%,坚持、忍耐、加油!               (选编《广州日报》)